有些故事是歷久不衰,不過,一聽再聽三聽到20聽,也真的該聽膩了吧?
於是,說真的,這回同學會,我感覺大家都很有默契地,對那些已經講了20年的故事,盡量不要再重提往事起-----
 
不過還是有兩個故事,再度被提起
 
其一
是加加考學校的故事。
加加,我相信你一定很悶!
其實我個人覺得大家真的不想再聽了,但,那個很冷的東東,就是不肯放過我們。
好吧!現場畢竟還有新媳婦,第二次參加我們班活動的宋大嫂曉詩姑娘(曉詩姑娘的故事,沒聽過的人,以後請自己去找少卿)
曉詩姑娘應該會想聽加加出糗的故事。(但其實我深深懷疑,在她第一次參加,也就是上一次的相識十九年的同學會時,她應該已經聽過了這個故事)
 
各位,在這裡再說一次(唉!我也不敢講是「最後」一次,因為大家未免也太愛這個故事了。)
 
本學校戲劇系的大學聯招,除了一般學科,還要加考術科,術科考試又分為筆試跟口試。
口試中有一關是針對「聲音表情」
本班同學加加曾經數度應考NIA,但緊張是他的致命傷。其中有一年,就是因為緊張敗在「聲音表情」這一關,並且成為這所學校的經典笑話。
加加抽到的題目是:「一陣『陰風』吹來,吹的我『寒毛』直豎。」
但因為過於緊張,於是他在考場主考官面前大聲唸出來的是:「一陣『寒風』吹來,吹的我『陰毛』直豎。」
 
 
其二
是大熊念念不忘的笑話
 
當年班上同學上課還是挺混的。瓊瓊帶來了一顆大芭樂,在課堂上偷吃,然後一個傳一個,同學們都偷偷咬一口。
結果傳回瓊瓊時,瓊瓊一看到芭樂就忍不住說:「噁~~有血。」
 
 
 
我必須說,確實是兩個經典又高級,經得起歲月考驗的好笑話!
 
 
 
 
補充資料:
 
加加的故事,是因為賴老師的評語引發的。他說我們班是他印象中最難考試選收的一班,當初一千多人應考,卻只能收30名學生,這表示,賴老師在變相稱讚我們,各個是優異人才?(這部分是我自己延伸的意義)
 
另,原本是學姊,之後休學在我們班復學成為同學的絡櫻,說自己當年也考過同一份考題,因為她是當初學長學姊代表,負責擔任測試員事先先考過這份題目。(這是歷史還原真相) 
 
我本人從考試那天就開始糊里糊塗,考術科時,准考證突然不翼而飛,因此,當年考術科的那一天早上,被毛媽媽打了一巴掌(人生中唯一的一巴掌),我可以理解毛媽媽的一股氣:覺得我甚麼都不當回事?連考聯考也可以漫不經心。但毛媽媽,有這麼嚴重嗎?後來衝到「考生服務隊」去申請補發准考證,還不是有驚無險的考上學校了。(各位新新新人類,跟你們現在大學錄取率是120%不同,我們當時的錄取率可是只有30%,經由賴老師的認證,我們這屆戲劇系更是只有千分之三十,也就是百分之三的錄取率,所以毛媽媽的氣還是其來有自的。)
 
PS.下次的同學會我會建議主辦人,要安排故事炸彈,就是設定一件往事是「故事炸彈」,看看哪個同學「再度」提到那件往事,就要處罰。至少強迫我們再聽一遍老掉牙的故事時,這個迫害別人耳朵長繭的人,應該自罰一瓶!(但這瓶酒他得要自費,不給他白喝。因為小氣,也是我們班的優良傳統。)
 
 
想到哪記到哪
 
老太太綁了20年的裹腳布,繼續未完待續-------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