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透過文字,把劇本裡翻來覆去斟酌推敲的幾層面貌,透露給喜愛這劇的觀眾們:

之前就曾經告訴大家,因為主要演員的名單確認到位之後,也就是在開拍之前,我們又做了一次開拍前劇本的翻案修寫。
事實上前期的創作期也已經出到了至少十集的定稿劇本,通常這個時候編劇被授意翻自己的本,會有不捨或下不了決定劇本的去留之間,怎樣會有最好的判斷!
通常這個階段,對編劇來說,是很需要智慧的。除了專業上的判斷,也包括情緒上的克服。
我和我的編劇群們也是普通人,尤其是我兩位學生的新秀編劇,都是第一次參與正式的編劇工作。這時候,我個人的應對方式,好像還蠻重要的,似乎有些示範作用?
坦白說:這中間一度有點迷路,對於修本的方向。
還好,再經過跟蘇老闆和導演綜合意見的來往討論,把我最初想寫作這個故事的原始初衷,抓清楚,就像衛星導航的起點搜尋,確認定位了。接下來修本就是選擇戲劇橋段和人物情感交流的書寫技巧的發揮了。
再次證明,對我來說,一個原始定位的創作根源,是非常重要的。
最早開始進行這個案子時,在短期的編劇班上,就以這個案子作為上課的流程的配合教材,從發展案子、設計人物、討論劇情走向、甚或細節的埋梗創意,到一個正式向電視台提案的流程。透過實作練習,讓有意從事編劇的新鮮人們,一起學習感受。
當時,我帶領學生們在提案的流程模擬上,故意耍了點小心機,都戴上可愛的口罩,試圖建立這個案子的第一印象。因為都是女孩子,所以,對於花點心思在造型上,是覺得很有意思的。
(後來課程結束,我們陸續還有幾次的同學會,有好幾次也在造型上設定了主題,想來,這個提案會應該可以算是第一次的口罩趴體。)
這張照片好像從來沒有曝過光,因為這算是這個案子的一部分商業機密吧?我們的故事發源於超級病毒。並且口罩下的男女,也還是可以交流真心的想法,最早最早最早已經發生著......
提案口罩圖.jpg  
PO出這張照片,是因為覺得當時的課程是美好的回憶,我的這群美麗的學生,也在課程中貢獻了很多創意在後來正式的劇本中。再來就是想說:編劇們,還是可以自己找樂子的。而且這群小襄的家人姊妹,大家都很可愛吧?
回到第二集的播出,其中有好幾場戲,是最後開拍定稿版才發揮寫出的。
在編劇的觀點中,這些最晚被寫出來的戲,卻可以說是播出時,戲劇效果極強烈的。
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小襄在街頭摔檢硬幣的那一整段戲。
其實在前段定稿劇本,是沒有的啊!
是不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麼感人的一場戲,在前段劇本居然是沒有的?所以,編劇要確認自己的方向,每一次的翻本,是為要讓劇本更精益求精!
會有這一場戲,當然是因為第一集的劇本,我們做了大幅的調改,所以走到這個位置,也就必須補強出這場小襄受辱戲。
這場受辱戲該怎麼寫?其實當時對我們來說,並沒有這麼困難。
是因為,那場鄭媽幫著小襄整理小捷物件的母女戲,在前段劇本已經存在了。
我沒辦法不稱讚演員的精彩表現。美秀所飾演的鄭媽,和女兒小襄的互動,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
所以順著鄭媽摔碎存錢豬公的戲,在翻本時,就從這裡再往後延續,設計寫作出小襄接下來和小捷的街頭硬幣受辱戲。
意思是,劇本可以發展強調或割捨拋棄的劇情,其實會有很多很多的考量,要從這裡講,還是從那裡講。每一次編劇所要面臨的是無數的判斷。真的很不容易啊!每每看見我們嚷嚷焦躁和快發瘋的朋友啊,編劇起肖不是沒有原因的呢~~~~~
提到了鄭媽,就也來說說另外那一場戲,就是鄭家人和負心小捷的餐敘溝通至傷心翻臉戲。
這裡呢,我是要透露一個編劇寫戲的選擇,也跟大家作點交流和討論。
原本前段的定稿本,這場戲,鄭媽那一巴掌是打在小三明馨的臉上的喔,然後是,鄭哥揮了小捷幾個拳頭。
起初的寫法,可能是連編劇自己都太氣了!所以很想給這一對負心漢和小三一點教訓。想像著:這樣才能大快人心啊!
但開拍前最後翻本時,我左思右想,決定做了這一個修正,鄭媽這巴掌,打的是視為半子的小捷,因為那並不是洩恨,而是心痛和長輩的教導。
世人都說婆媳問題是千古不變,但丈母娘看女婿,卻愈看愈有趣。
所以,當滿心喜愛的女婿,那樣傷害自己的女兒時,母親的心,是心如刀割啊!
我自己覺得最後的這個改寫的修正,是更好的選擇。因為這個巴掌是出自於愛,並非是恨。
PS.可惜我自己不會從電視播出的畫面捷圖,真想放些美秀動人的表情圖。
這一集也有些台詞,觀眾有所迴響,表示很Touching
其中家愷喝醉之後的一句酒後真言,許多觀眾聽了可以感到家愷意氣風發的帥氣外在裡,有著傷痕累累的心。
「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去換一個真心的擁抱。」
其實,這句台詞也是有出處的喔!
大家一定想像不到是誰。(連我所有的夥伴,包括蘇副、導演、演員、我自己的編劇群,應該都不知道呢!)
所以編劇在這裡很大方地揭密給大家,這句台詞是出自一位好萊塢巨星。
說出這句話的人,就是「麻雀變鳳凰」的主演,曾經被美國時人雜誌選為全世界最漂亮的人,她就是:美麗的茱麗亞羅伯茲。
我看到一篇茱麗亞羅伯茲的報導,她訴說她自己大明星卻極其孤單的心情,於是說出了這句話。
當時,我自己很被她說得這句話打動,所以,就借用成為我心愛的家愷,那最深處的心聲。
茱莉亞羅勃茲.jpg  
另外Peter酒醉版的「保庇」,很讓人會心一笑吧!
我自己也覺得很有趣。不過呢?在劇本中我們原本寫出指定的是另外一首歌喔?
劇本選用的建議歌的效果,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但是被Peter自己發揮成台灣濱綺步王彩樺的保庇,更親切更有趣。
不過這裡賣個關子好了,下回,再把原本劇本版的答案告訴你們。
OK,編劇翻箱倒櫃地把劇本裡字裡行間隱藏版的小秘密透露出來......
希望能滿足大家的喜愛和好奇
故事還要慢慢說下去,敬請繼續期待喔!
「真心請按兩次鈴」正在熱映中
每週日晚間10:00華視頻道CH12  首播
每週六晚間8:00東森綜合台CH32 重播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