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专题】权力隐士——说故事的人 毛训容
作者:林夏生
2010-12-03 17:14:41
来源:名牌杂志
给我带个
道明寺回来吧!
她是『探春』——大观园里姿色秀美的大家闺秀
如今却变成辛苦码字的大宅女
不折不扣的『偶像制造商』
她的浪漫故事是华语世界的『温柔乡』
毛训容 台湾著名电视编剧。代表作《流星花园   》开台湾偶像剧先河,并成为至今无法超越的经典。
自此以后,台湾偶像剧发展迅猛,打造出大批迷倒万千粉丝的偶像明星,并长期占据两岸三地及东南亚地区的电视黄金时段。
其中也包括毛训容的《恶魔在身边》、《换换爱》、《心星的泪光》等剧。
2008年她参与编剧的另一部电视剧《光阴的故事》,以怀旧的方式复兴了台湾的眷村文化,更掀起数度收视狂潮    ,令无数人为之动容。
文︱林夏生  图︱钟永和  录音整理︱李熙宁
“君子立长志,小人常立志。我属于小人那种。”
这个“常立志”的“小人”近期又有了一个目标,可惜一点也不伟大—她想要去健身。这看起来有点过于容易实现了,但对于一位宅女编剧而言,要让这个志向持之以恒,仍然困难重重。
毛训容和你聊梦想,也和你聊工作。她会骄傲地说“《流星花园》选了我是大家的福气”,也会惆怅地说“爱情已经不是我人生最重要的部分”;说到青春,她眼神发光;说到生活,她轻轻叹气。说到写作没有灵感的时刻,她源源不绝倒苦水;说到“要是道歉有用的话,那要警察干嘛”这样的经典台词,她乐得咯咯直笑—是偶像剧里才有的娃娃音。
她就像你的闺蜜,睁大眼睛坐在你身边,跟你细数心事。和她对话,已然是一部偶像剧。画面呼啸而过,关于她的故事一个个被还原。
白羊座的毛训容,透明得不像话。
上帝赐予的工作
毛训容从小就是一个清醒的观众。她爱看电视,爱看电影,爱看舞台剧。她对戏剧的兴趣与生俱来,她热爱一切记载人生的表演形式。虽然大学学的就是戏剧,  还在华视版的《红楼梦》里演过探春,但毛训容一开始并不打算从事戏剧行业。
大学毕业后,她去电视台做了新闻记者,后来因网络媒体兴起,自己又无法接受狗仔文化的入侵,选择了不再和电视台续约。离职后毛训容过了好一段惬意日子,去香港看演出,去上海探朋友。“既然还没有想好未来要怎么走,那就当给自己放个长假吧。”
就在长假的最后一天,身在上海的毛训容躺在朋友家的床上,盯着天花板想:终于还是到了不得不面对生活的时刻,接下来我必须老老实实找份工作了。在入睡之前,她默默在心里许了个愿:上帝啊,赐我一份工作吧。我只有三个要求:重新燃点起我对工作的热情;酬劳能维持我一个月的生活所需;让我可以拥有自由工作的空间。
奇迹就从第二天毛训容回到台湾家中开始。她按下客厅的答录机,第一个留言便是朋友打来的:我要做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必须加入我们。朋友告诉她,他们决定拍一部由漫画改编的电视剧《流星花园》,演员全都是新人,还要请她来当编剧。毛训容当下第一反应是:哇,这事儿太好玩了!毛训容再一琢磨,有趣、有酬劳、还不用打卡上班—这肯定就是上帝赐给我的工作!阴差阳错,兜了一大圈,毛训容重回戏剧界,却换了一种身份。不是观众,也不是演员,而成了主宰角色命运的编剧。
每天早上7点多起床,做个简单的早餐,收拾屋子,浏览网页,了解当日资讯,是为工作做功课,也叫“掌握世界脉动”。午饭后,工作正式开始。到傍晚六七点,一天的工作必须结束了。“毛编”给自己定了死规矩,晚上的时间属于自己,谁都不能打扰。
毛训容说自己喜欢逛商店,然后猜想店员们是否在聊当季最新款的服饰;喜欢坐捷运,猜想列车里形形色色的人都在经历怎样的人生;喜欢上咖啡厅,猜想对面的小情侣是不是刚吵了架。路人甲们的人生百态,都被她一一写进剧本里,  成了“偶像”们的人生故事。
偶像剧背后的力量
在许多人眼里,偶像剧是肤浅和幼稚的代名词,如同一块看上去光鲜亮丽、吃起来却味同嚼蜡的蛋糕。然而在编剧毛训容的眼里,手上这块叫做“偶像剧”的漂亮蛋糕,内里的滋味远比外表更加让人回味,因为中间的夹心是青春、奋斗、希望,还有爱。
20年前,谈起最走红的剧集,无疑就是琼瑶剧。 如今, 新的审美标准随着时代变化而产生,对于剧集形式的要求也更加趋于多元化。《败犬女王》走出校园,讲述的是现今社会大龄剩女的生存故事;《痞子英雄》、《波丽士大人》更是突破了爱情的单一主题,往更深层次的社会现实渗透。
“偶像剧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必然和我们的生活有所关联。”毛训容在一个和睦的家庭中长大,人生也未遭受过什么挫折。因此,世界在她眼中是一个美好的开端。她将自己看待世界时清澈的眼神,放进了自己的作品中。在改编《流星花园》剧本的时候,毛训容年纪还小,正经历一段甜美的爱情,所以《流星花园》中呈现出来的,是让人忍俊不禁的纯美恋情,也是让人心驰神往的青春岁月。等到她年纪渐长,《换换爱》里纯美的爱情便开始遭受了生活的考验。再后来,她开始怀恋往日情怀,于是又有了《光阴的故事》里的眷村故事,这股乡情让不少台湾人重温昨日的美好,也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到那段淳朴而沉重的历史。“很多人觉得偶像剧没有营养。但我不这么想。我在剧本里写青春,写爱情,同时也写奋斗,写生活。我没有什么大志向,只希望将我面对生活的正面能量传达给电视机前的观众。”
《流星花园》大热时,有人去台湾公干,问几个女孩要带点什么,得到了这样的回答:“给我带个道明寺回来吧!”《流》剧男主角道明寺、花泽类,竟然丰富了台湾的旅游纪念品。
该剧播映时,剧组收到一封观众来信。写信的是一个连“妈妈”也没喊过的自闭症儿童的母亲。电视播放《流》剧时,孩子突然喊了一声,“道明寺!”母亲热泪盈眶。她来信谢谢剧组让她知道,孩子在以自己的方式和这个世界沟通。“所以,我不敢随便对待我的作品。不能轻视自己笔下写出来的东西,因为你不会知道,多少人在被你影响着。”
我们为什么需要偶像剧?毛训容似乎被这个问题难倒了。于是她在自己的微博里发问。有人说:“因为在偶像剧中能找到真善美。”还有人说,“因为偶像剧成全了我们在现实中没办法完成的梦”没错,就这么简单。喜欢帅哥美女?向往爱情童话?想借一场大笑大哭来舒缓压力?去看偶像剧吧!偶像剧里应有尽有,任君挑选,悉随尊便。
故事的最后,毛训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你问我,我们为什么需要偶像剧?我也想反问你,我们为什么不需要?”
当我们在看偶像剧的时候
我们在看些什么?
记者:为什么台湾偶像剧中的男女主角都要有一张漂亮脸蛋?
毛训容:也不一定都是漂亮脸蛋。以前的审美标准是男的帅女的美, 现在则提倡自信、个性化,哪怕你是剩女或者假小子。
记者:可偶像剧主角也没长得不好看的。
毛训容:毕竟是为了娱乐大众,能赏心悦目还是最好。身穿名牌服饰的帅哥美女,出入上流社会的高级场所,这是偶像剧中的常见场景。不倾国倾城可以,但至少得符合我们大多人的审美标准。
记者:所以许多人觉得偶像剧中宣扬物欲。
毛训容:举个例子,20年前,社会提倡的是简朴节约的价值观。但20年后,我们的社会变成一个物欲社会,许多人追求名牌、标榜奢华。不可否认,它已经成为社会的一种风气。偶像剧确实披着华丽的外衣,但并不代表它的核心是庸俗和物欲的。偶像剧本身不具备鲜明的价值衡量标准,它追随这种社会风气,只能说明它是贴近时代的,反映着一定的社会现实。
记者:在你看来,台湾偶像剧制作为什么能自成体系、匹敌日韩?
毛训容:从《流星花园》开始,台湾的偶像剧培养出许多新一代外形出色的偶像艺人。他们有许多人因为在很好的导演的调教塑造之下,很快地呈现出星味。在戏剧的包装上,台湾偶像剧的创作者,也都很愿意尝试各种让戏剧本身的质感或风格更整体一致的手法。在戏剧作品的精致度上,也尽量保证质量。但终究要回到故事内容本身,我想,近几年台湾的偶像剧创作者,在故事情节的铺排上,力图感动观众,而且几乎比较成功的戏剧里,都有很出色的角色设定。让这些剧中人的遭遇深深影响着观众们的情绪。
记者:你平时爱看些什么书籍、电影?
毛训容:书籍的话,还是喜欢看小说,大多是新出版翻译的小说。因为已经在欧美国际间得到好评的书籍,才会被台湾的出版业者翻译出版,通常都具有一定的可看性。内地或台湾的网络小说,我承认我看得比较少。电影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来不看恐怖片。(除非不小心看到)我也很不爱看灾难片。(包括天灾,和大怪兽什么恐怖大蜘蛛,或巨蟒、吃人鲨鱼这一类的)其它,剧情片、爱情片、喜剧片、动画片、武侠片、科幻片、军教片、歌舞片……我都喜欢。
记者:写了那么多爱情题材的偶像剧,闺蜜们会把你当爱情专家,向你倾吐她们的烦恼吗?
毛训容:闺蜜们不会把我当成爱情专家啦!她们都知道我自己的恋爱也没有谈得多高明呀!反而是因为我写偶像剧写多了,我的角色会多元一些,有时候我会在聊天时,听到她们聊起自己爱情故事的内容,如果觉得有趣,我会直接问:这段故事能不能送给我当题材?(笑)
通常我会得到他们的同意,因为朋友们知道,被我重新编写出来的故事会比他们原来的故事更动人。哈!我有点得瑟了?(台湾人不会用“得瑟”这个词,毛训容是从微博上学来的)又或者,我是个很能保守秘密的人,所以,当姊妹淘互相分享心事时,对我仍然是很放心的。当然会向我倾吐她们的烦恼,但可不是把我当专家,是把我当垃圾桶吧!
记者:你是个女权主义者吗?
毛训容:不算是吧!我比较同意两性平权,但我想人与人之间,本当应该互相尊重,不是从男性与女性的角度,是每一个人本来都应该如此。在待人接物上,我比较少用“标签自己”必须是个什么样的人,去对应事情。比方:我是女权主义者,所以这件事我的想法是如何如何……我得承认,我心里还是觉得许多的事情男女有别,对男人和对女人的标准,我自然还是对女性偏袒一些。(笑)
记者:正如你所说,10年前,你正处在热恋期,所以才写下了《流星花园》那么轻快浪漫的故事。如今,10年过去了,你还相信爱情吗?
毛训容:改编《流星花园》的时候,我正值青春,相信浪漫的爱情,认为只要有爱情,人生就圆满了。而10年后的我,站在一个妻子的角度,更关注的是如何在职场求生存,如何把自己和家人照顾得更好,爱情的比例已经不是那么重了。我现在更重视处在婚姻关系中的少妇,应该如何抵抗外界的诱惑。(笑)
记者:你觉得电视剧在生活中应该充当什么样的角色? 
毛训容:电视剧不是空气,也不是吃饭睡觉,你缺了它一样能活得好好的。但它能带给你欢笑和眼泪,能带给你一种精神上的满足。有了电视剧,你能走出自己的视野,看到另一个世界里的人生百态,这种感觉很过瘾,不是吗?
记者:偶像剧的意义是什么?
毛训容:世界的痛苦是必然的,但我希望看了我的作品,大家可以暂时忘掉世界的不如意,重新燃点起对生活的勇气,继续与生活的黑暗面对抗,然后战胜它们。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53239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