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编剧 毛训容

2010-05-14 14:56:18  来源:www.looktaiwan.com
「你长得很不像编剧哎!」这是很多人初见她时最常说的一句话。的确,看到她你就知道上帝其实是不公平的,不仅赐予才华,还附赠出众外貌,以及超值的绝少文艺气质。在华语界,你可以不知道她的名字,却不可能不知道她的作品,是她开创了两岸偶像剧的先河,捧红F 4、大S、杨丞琳、贺军翔……

如果因缘际会在某个巷道巧遇,你可以忽视她的容貌并擦肩而过,却注定在巷口贩卖盗版光盘的小摊上与她的剧作狭路相逢:《恶魔在身边》、《换换爱》、《心星的泪光》,以及……《流星花园》。

这位在台湾编剧行业佳作频出口碑不坠、行情一再看涨的金牌编剧,并没有一个听起来同样掷地金声精光璀璨的大名。毛训容,三个字连读起来温和如常得那么平易近人。「像我这把年纪的人,足够做你姐姐了,不介意的话就叫我一声毛毛姐吧!」

「毛毛姐」三个字一叫出口,记者立刻感觉自己拔高了三寸。话匣子打开,提问就接连出口,blablabla……毛毛姐也是慷慨大方知无不言—当然,除了商业机密。

最不像编剧的编剧

女编剧在家里都是啥德性呢?
       
戴着近视眼镜、穿着舒舒服服的家居服,随意把额上的浏海门帘儿,拿个傻傻的鲨鱼夹就往上那么一夹。眼巴巴地望着计算机,但,事实上呀!可不见得都那么专注在剧情上头……
       —毛训容 《自由编剧的自由》

人们印象中偶像编剧的生活就该这样,睡到下午才起床,工作到深夜,家就是办公室,咖啡随时在手,零食永不匮乏。偶尔毛毛也会如此,放着音乐,翻阅几本新杂志,然后才怀着对剧本进度的罪恶感回到计算机前。

但是通常她作息十分规矩,早睡早起。早到什么程度?早到五点多起床后去超市,被小货车司机撞倒,还被交警一再质疑为何这么早跑去超市,然后告诫她以后一大早还是在家睡饱一点。「当时很无语,应该让货车司机开慢一点吧?后来被警察问了笔录,脑子里闪过的念头竟是:原来做笔录是这样的啊,下次写剧本就知道了。」

业内人士对编剧有个模糊却共通的印象:认为剧本写多了的人长得就比较像剧本—意思就是相貌实在不好形容。可你看毛毛,标准的中国古典美人脸,鼻子挺直,双腮饱满,一双杏目好似含笑又泛秋波,不施粉黛已是「电」倒众生。普通简单的几件衣服,在她身上都能穿搭出别致风韵。这哪里像衣着邋遢长相抱歉的编剧?改作演员好了。

「少女时代还真的出演过电视剧,就是华视版电视剧《红楼梦》里的探春。现在想来也是一抹昔日的青涩。」

 

在图书馆写作可以免费吹冷气

有好阵子,喜欢到咖啡馆写剧本。
       
早期台湾许多文坛知名的作家,都窝在「明星咖啡屋」。欲望城市里的凯莉,也有时不时爱去的「转角」咖啡屋。
       最近,从咖啡馆改窝图书馆。 是贪图与人为伍,想在人群中吧?是尽量避免,总是,一个人。
       —毛训容 《自由业》

咖啡屋、图书馆,毛毛总算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人们对编剧职业的幻想了,但她其实是一个很爱打破别人浪漫想像的人。

「自由业对我来讲就是没有假期,案子一开我就很难放松,去图书馆写作是为了把自己框在那里。而且图书馆有冷气啊,夏天不是挺好的。你要是告诉你的读者毛毛编去图书馆写剧本是因为有冷气,大家一定很想要昏倒吧!」毛毛的住所在基隆一个叫做「暖暖」的地方,是有名的雨港城市,一到秋冬季就不停下雨。「因为下雨不想出门,就在家里写。而去咖啡馆是为了透透气,或者有会议要开,就在附近的咖啡馆写剧本。」

实际生活并不浪漫的毛毛却有着捕捉美好场景的天赋,否则又怎能写好偶像剧呢!她曾在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起初要学着买电卡、接网络……诸事不顺。从超市买了电饭锅,拿回家却不能使用,在提着它回超市的路上接到台北打来的电话。「是一位制作公司的老板,他打给我是想起那天是我生日,我手提着电饭锅听他电话眼泪就掉下来了。挂了电话继续走,路上要经过一个转角,一转过去我就看到一株桃花,心情立刻释然了。」她说像这种经历小小挫折,然后在转角看到生机的情形,就很适合在剧本中描写一个失落的女孩。

剧本太浪漫导致男友吃醋

《恶魔在身边》那部剧里,齐悦在校园向暗恋的源依告白,因太过紧张而不小心把告白信错递给了「恶魔江猛」。即使镜头拍不出信的内容,制作人还是希望严谨一点,所以当时我确实帮齐悦代笔写了一封情书呢!
       
源伊同学,你好:
       写这封信给你,实在是很冒昧,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的有勇气这么做。想象你看到信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常常躲在篮球场的角落,看你打篮球的样子,觉得充满耀眼的光彩,可能是因为你打球的时候,认真不懈的精神让人感动极了,我真的很喜欢打篮球时的源依。 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会计系二年级 齐悦

       —毛训容 《情书》

《恶魔在身边》里有一段关于圣诞节的戏,恶魔阿猛的内心世界一直都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不能理解为什么到圣诞节这一天所有人都要笑,要祝福,要开心。这段戏来源于毛毛和男友去洛杉矶迪斯尼的一段经历。当时的男友很酷,看到人人戴着米老鼠头饰,拿着闪闪的荧光棒,大人小孩都天真可爱,就觉得全身不舒服。「他不是那种会来迪斯尼然后装可爱的人,觉得这里很假,但是我跟齐悦一样会觉得很梦幻啊,就告诉他在这里我得到很大快乐。这个男生就跟我说:因为你,我也可以尝试在这里找到快乐。」

像这样被编进剧本的小情节还有很多,用毛毛的话说—都源自于生活中的默契。「我自己是个喜欢皱眉的人,越专心眉头就越会皱起来,有个男朋友每次看我皱眉头就会用手指把它打开。我也写在戏里面过。所以啊,浪漫这件事也可以生活化。我能写出幸福的东西,因为我相信这件事。」

《流星花园》是她的第一部作品,播出时男友陪着一起看。其中一场道明寺和杉菜的戏写得十分浪漫,台词很动人,以至于男友看过后马上回头问:「这是跟哪一个男生发生的事?」其实这个场景是完全虚构的。记者问:「男友吃醋,当时有没有觉得很甜蜜?」她就努力回忆,声音多了几分愉快:「应该……有的吧,所以这件事我会记那么清楚。」

 

台湾唯一想卖水饺的编剧

收视率并不能代表一切,但,它却荒谬地成为决定许多事情的关键!台湾电视台的生命线八点档,慢慢被收视率养成一个创作人望之却步的大怪兽。
       
我相信许多在不同单位写八点文件的编剧同业们,在现实和理想之间,软弱地泅泳挣扎着……或许慢慢就关断灵魂里属于创作者深层的悲伤。带上不看见自己面目的面具,在一场场写作中,大把大把地洒着味精、糖精、甚至明知有毒的三聚氢氨。「如果」是观众爱的,垃圾、毒药、糖衣、麻醉剂通通给你。
       —毛训容 《光阴的故事》


《光阴的故事》剧照

因为参与编写电视剧《光阴的故事》,毛训容也有幸出现在金钟奖入围名单上。全剧播出后她却写下了这一段,慨叹在长寿剧的制播模式下,编剧没有喘息、思考、反刍的空间。现阶段已经给自己争取到一些创作自由、陆续都有案子写的毛毛,自然没有被逼到这个境地。「这段话讲的是同行,我知道他们要做到这些也很痛苦,但我真的做不到。我很不乐意违背我的创作原则,如果非要写它,我就做壮士断腕,就去卖水饺!」

作为基督徒的毛毛,不会把文字当成纯粹的商品,她认为电视剧本尤其如此。「我的东西就是大人不在家小孩子打开电视就能看到的,对于自己的观众我是有责任的。涉及原则的事我没办法那么容易放弃。」当然她也恐惧没剧本写就没钱赚,但是最后的最后都不会由钱来做决定,大不了改行。但为什么偏偏是水饺?「我其实不会包,但妈妈包的非常好吃,认识的人只要吃过就非常喜欢,所以她一直想做水饺生意。我也一直说如果没工作了,就帮妈妈卖水饺。同行中有很多类似台词,比如『大不了就去卖牛肉面嘛』。」

毕业于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的她曾当过几年娱乐记者,「其实我喜欢写剧本胜过写散文小说,想看到我写的那些故事、那些对白由艺人完成,然后感动别人。」

毛毛说人生每个阶段都有帮助,做娱记要第一时间面对喜怒哀乐、人生无常。「比如哪个艺人离婚了,哪个艺人没得奖,你要不要在他最难堪的时候再问一个问题?这些都是人性,都是我创作剧本的营养。」幸好她作编剧了,不然我们哪来好戏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aron mao 的頭像
sharon mao

sharon mao的部落格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