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來北京,對北京人的效率差,深惡痛絕!但,後來發現把握一個原則就對了,那就是「一次絕對搞不定」。於是海闊天空、隨遇而安、安步當車。

或許是身在首都的驕傲,北京人特別覺得自己牛(牛就是好的意思),一句太有道理的話: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卡的我頭昏腦脹,內地的「發卡」文化,實在令我招架不住,電話的IP卡、手機卡、買電的電卡,各式各樣的卡,有的買時能打折,譬如IP卡,你照原價給錢,就是呆胞。但,有的又不能打折,我想裝內行,向人要折扣,被白眼連連。

每週日吧?(也許不只是週日)北大裡的舊書攤很不錯,一大區買書極便宜,但,我還是被坑了。因為沒帶「聖經」到北京,於是一逛書攤就想買一本,覺得很不錯的中英對照版。花了四十五塊人民幣,當然是經過講價的,一開始第一個書攤開價是要我五十塊的,逛到後來,殺到了這個數,開心地買了回家,赫然發現,聖經的裡頁明白標示著:定價二十八元。

在北京看電視劇,真是花時間啊!幾乎每一劇每天一播就是至少兩集,經常是三集。一天看一戲,一下子就去了三個小時。而要是一天沒看到,就會落了一大段情節,再看,也只能放輕鬆加半猜半惑隨便亂看了。

雖說路是在嘴上,不認識路就用問的,唉!但是,北京人方向感還真好,指路的方式都是你先往北再往西再往南再往東。我咧!我連自己在哪兒我都不知道,更別說分東西南北了,好吧!看來要漸漸學著最古老的方法,得去感覺太陽的位置了。

生日那天去嚐了新疆菜「阿凡提」,非常合我的口味。這個餐廳是有舞者表演的,表演的新疆女孩,臉都好小,五官又特別立體美麗。像極了洋娃娃。新疆人在路邊賣的「囊」我也很愛嚼。

「利群拷鴨」挺不錯吃的,但是位置在曲裡拐彎的胡同裡,唉!我想下回朋友來,抱歉!我是找不到的,沒法帶你們去吃了。

內地好像蠻多人吃「羊蝎子」的,指的是羊的脊椎骨。味道是不錯,但是也太難啃了吧!不免想跟台灣的藥燉排骨比,那個好啃多了。

北京大柵欄的「都一處」跟台北不同的是,這裡的是以「燒賣」聞名。嚐過之後覺得特別不同的是燒賣的皮,還蠻特別的。值得一提的是,廁所乾淨,洗手台有金魚繪圖。

在威海吃到生平吃過最好吃的「銀絲捲」,抓起來真的是一圈一圈不斷的麵絲,口味棒!另外有巴魚包子、和各種怪餡(我有聽沒有懂的名字)水餃。

沈阳表哥請我們喝的是非常貴的白酒「國窖」,香、順口、讚!

在沈阳第一次吃到水果青梅,好吃。不愛吃蘋果的我,也必須承認內地的富士蘋果,好吃。另外,鴨梨,非常好吃。而雪花梨,抱歉!我對你再也沒興趣了。

過得比在台灣時健康的多了,最主要是多了運動。最近早餐會自己蒸山藥和地瓜吃。

到了內地,世界拉的很寬,去了山東威海探親,也去了遼寧沈阳探親。然後知道我有一個表弟是解放軍、還有一個表哥是共產黨。

北京的乾燥,自不用多說。於是我還挺驚訝地發現,去髮廊洗頭,他們竟然是不用吹風機幫你吹乾的,但,以我現在的頭髮長度,當他們洗完頭,加上按摩敲背種種舒服的服務之後,頭髮確實也已經乾了。

在上海的台商老婆好友,給了我很多實用的資訊,其中一個是內地產的「尿素霜」對於手腳乾燥很好用。另外,有感冒前兆,沒有斯斯的情況下,用同仁堂的「板藍根」泡溫水喝,還蠻有效的,味道也不錯。

都說普通話,但當然還是有些詞,會有一點點的小差別。最近學到的是「姊妹淘」,內地的人是說「小姐妹」。

人真的太多了,曾經在第一站搭公車,但還是等了兩班才有位置坐,當開到第二站時,看到第二站的乘客以最快的速度衝了上車,為的就是想搶位置。但,當然是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座位了。有點替他們難過,才第二站耶!

當然是因為一胎化的政策,對於到處都有的婦產科醫院廣告,堂而皇之地寫著人工流產的手術!初看到時,真是覺得非常的怵目驚心!

在北京,個人最明顯的進度竟是,台語進步了。因為有些心聲……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