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之前認識的朋友黃鏑,因為跟北京的影視圈有點關係,自然也介紹我認識。黃鏑又邀了他的哥兒們黑豹樂隊的李彤來。就四人坐在三里囤的「月色」酒吧,侃了起來。

黑豹樂隊九三年曾經被魔岩唱片的張培仁(Landy)引進台灣出了專輯,當時,他們的主唱是竇唯。那時候,在台灣第一次有人做大陸搖滾樂的音樂,在流行音樂市場上,非常特別。而Don跟Landy又是多年的兄弟,自然對當年出的專輯,也很熟稔。總之,兜了一圈人物關係圖,Don跟李彤也有種見面特別親切的熱呼勁。

上面絮絮叨叨提及人物關係,是因為,我逐漸發現,在北京,好像特別容易,或者說也特別不容易的,就是得用力交朋友。朋友的朋友,他的某某某、她的誰誰誰?

都說北京跟上海不同,各有各的文化,我不了上海是怎樣?但也聽多了,在滬,大方向得以金脈為實力考量。但,在北京,顯然人脈才是一個人闖蕩江湖的最大資源。

於是在北京很常聽到的一句話:「那個下回我給你介紹那個誰?他是我的鐵哥兒們。我們常在一塊兒玩。」

我想,在北京千萬不可小看或輕易得罪任何一個人,很容易遇到的北京人,隨便說說,就有一大堆名單顯赫的人脈關係,要不,就他自己身上,就帶了你不知道是怎樣的背景,輕描淡寫說了出來,也是會讓人嚇了一跳。

扯遠了點……

交新朋友最好玩的是,他們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人生經驗,而聽他們分享自己這些知道的或經歷過的或聽說的故事,也是把我北京生活點綴的更豐富的重要素材。

這晚侃的也挺樂……

不免,提到「流星花園」當初被禁播。黃鏑說這種事太多了。他就隨便給我舉了個例子,說有一部戲就因為劇名,審片就過不了。那劇名叫做是「比竇娥還冤」。我問這劇名怎麼啦?黃鏑解釋:「不是都解禁開放了嗎?哪能還有發生『比竇娥還冤』的事兒啊?」

聽的我一笑。

李彤說北京SARS封城的時候,他跑到雲南去了。說那時候他還真的特不受歡迎。他自己的朋友就算了,那些朋友的朋友,一聽這兒有從「北京」來的人,都不願意一塊兒玩了。因此,他講話就故意會學點甚麼鄉音,不讓人聽出他的京片子。還不光是因為不受歡迎,實在是他也覺得害怕……

怎麼說呢?

他說,那時候他跟雲南當地朋友,開車山裡亂轉,赫然看到山壁上,就用大紅的油漆,漆的大大的、特別怵目驚心的紅色標語:抓一個「非典」獎二百!!李彤說:「我多值錢啊!我就真怕被當地的居民,一人拿個鋤頭把我給刨了!」

聽的我又笑!

再者,李彤說最近去了場演唱會,甚麼地點我給忘了,但總之是某個外城市的地方型演唱會,黑豹樂團是壓軸。前面上台的呢?有好幾支當地的樂團。

李彤說就有一個團,聽的他們傻眼!因為沒調也沒詞,說是安排唱三首歌,他們真的在台上嗡嗡啊啊了一個鐘頭?台下的觀眾,當然就有開汽水鼓譟他們下台的。李彤說:結果怎麼著?人家楞是不肯下台,繼續就這麼嗡嗡啊啊地迸出了終於能聽清楚歌詞的五個字『湊合著聽吧!』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o
  • 我想,因為我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呀!另,北京待待,回台北待待,六月份整個月待在台灣呢!就還OK啦!我的「惡魔在身邊」上檔了,你卻調線了,要不,真想凹你幫忙爭取點惡魔的版面呢!嘻嘻!
  • Kuang-Chung
  • 看來妳在北京的日子,也挺樂和的嘛!不過我對這大塊地方,不知為何,愈來愈有疏離感,每次去回來,還是覺得台灣好。真的,不騙妳。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