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姊、美娟飄洋過海來看我,
加上也是遠道從長沙而來的小陽。
我們在2005的歲末聖誕相聚在北京!
 
美娟無懼禽流感
於是我們選了九華山
一償對北京烤鴨的美名的垂涎想像
 
九華山的烤鴨
真是相見不如不見啊!
不優的程度
以一事說明
當晚
有柴在北京的圈內友人
加加一桌有八個人
點了兩隻烤鴨
卻滯銷
兩隻烤鴨各剩了一大半
也沒人想打包
再次強調
非關禽流感
實在是烤鴨本身不夠皮脆肉嫩
吸引力太差
結果鴨子的下場是
全桌人玩數字炸彈遊戲
(註:一到一百,由莊家設定一個數字炸彈,參與者輪流猜數字,逐漸掐頭去尾縮小範圍,最後中炸彈者為輸家)
遊戲犯錯的輸家
不必喝酒
而以吃一個包烤鴨的餅做為懲罰
 
席間
友人聊到最近「無極」的影評
提到一個年輕作家損這部大片
寫了篇影評說到,「無極」可與前陣子成龍的「神話」
作為一個系列觀賞
這個系列就是「我飛、我飛、我飛飛」
 
聽到此,我不禁要為當日的烤鴨申冤
我嘆:平平是烤鴨
九華山這晚的烤鴨
竟然淪為遊戲懲罰的刑具
看大家玩輸了遊戲
哀嚎苦臉地吞嚥著烤鴨夾餅
有那麼糟嗎?
鴨子地下有知
肯定要加入「無極的神話」系列
演出一場「烤熟的鴨子飛了」的好戲爭口「鳥」氣吧!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