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
 
獨立評論 一隻孤零零的手臂舉起
陳浩

    聽來也是看來的故事:一九八○年代初,上海某大教堂,三百多名主教和神父舉行首次瞻禮日會議,這是天主教在中國可以公開活動後,由中共宗教局直接領導的一次會議,大會主席念出「贊成梵蒂岡教宗是中國全體天主教徒之唯一精神首腦的舉手」,全場鴉雀無聲,只見一條孤零零的手臂舉起,袖袍自手腕滑落,三百五十一對一,主席宣布進入下一議題,但那條青筋暴露的瘦弱手臂仍然高舉,大會開了四小時,那條手臂就舉了四小時。天已盡黑,他仍舉著手臂走出教堂,他仰天叫了聲「主」,昏倒在台階上。

 

    故事裡的主角是張剛毅神父,二千年去世,活到九十三歲,今天中國「地下」天主教徒之間,仍流傳許多他的傳奇故事。最有名的故事是:一九四四年在抗日戰爭中,他穿過多重封鎖線,從香港出境,隻身要到梵蒂岡朝聖,走了幾個月終於進了義大利,在邊界就被抓了起來,關進戰俘營,這位中國神父整天頌讀聖經陪伴傷兵,或主持彌撒安慰戰俘,傳說墨索里尼還接見他,讓他成為整座戰俘營的專職神父,在某個雨夜裡,這位贏得信任的中國傳教士打開了牢們,釋放戰俘,他自己則換上女人的衣服潛進梵蒂岡,獲得教宗庇護十二世的正式召見,歐戰結束後義大利政府頒給他「國家一級英雄勳章」,表揚他義釋戰俘的壯舉。

 

    張剛毅神父回到中國繼續傳教,一九五○年被中共逮捕,五三年被判無期徒刑,坐牢二十八年,直到鄧小平復出掌權,梵蒂岡不斷交涉,一九七八年獲釋,並特准訪問教廷。張神父始終拒絕接受愛國教會的領導,被迫走入地下,他曾為六四死難者舉辦千人安魂彌撒,九七年曾在農村召集地下十二主教秘密會議,被當局抓捕,九十歲的張神父仍被囚禁四十二天。
 

    我曾聽一位南韓記者講過張神父的故事,後來讀到廖亦武「底層訪談錄」更細節的報導。本來很難想像的為信仰受難的畫面,最近更因為一部名為「十字架─耶穌在中國」的紀錄片,受到更巨大的震撼。

 

    拒絕承認愛國教會的基督教領導人王明道,入獄後寫了悔過書被立即釋放,回到家中後受到比坐牢更痛苦的心靈煎熬,於是再次收拾衣物,自投羅網。銀川的以巴佛,坐牢多年,體弱多病,獄方要以「認罪服法」釋放他,他不肯,後來不由分說放了他,他一再要求回監獄服刑被拒絕,他便在監獄圍牆邊搭了間小房子住進去,每週禁食五天,維持二十多年一直到死。他一再說:為什麼要釋放我,我沒認罪,信仰上帝不是罪。

 

    還有上海的謝模善,在獄中觸電自殺未果,活下來繼續傳教;北京的袁相忱入獄二十多年,八十年代初被釋後,仍致力發展家庭聚會,就是不肯向三自愛國教會低頭,到九十多高齡仍然活躍傳教。

 

    這些故事反覆訴說著為信仰的殉道,他們都已成千萬中國基督徒心中的聖徒,地下的聖徒戰勝地上的凱撒。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