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
 
獨立 評論
 

神在中國掌權

 

小白是北京大學的高材生,談吐不俗,接待過的外國元首可能比我在電視上看過的都多,大學畢業沒多久就被美國智庫網羅,去年到台灣開國際會議時找我敘舊,我實在驚異於這一代中國青年秀異的視野和際遇,閒聊家常,她的父親就快從政府退休了,母親呢?我隨口問起。小白露出好玩的表情:「可忙的呢,一天到晚不着家,全中國到處跑」,像是對野孩子似的無可奈何,小白說:「她這樣傳教已經很多年了。」

 

我所不熟悉的中國隨時能讓我驚訝,像小白的家庭、她的母親這樣的例子竟是十分平常,幾度被無神論的威權殘酷壓制的宗教生活現在竟已如野火般,在城市鄉村爛漫滋長,基督教只是其中一支。

 

小敏在中國河南鄉下農村長大,母親是文盲,父親略識之無,她自己只讀到初中,九十年代初,小姑娘在農村裡人群中聽著傳道人講聖經,傳道者躲避著公安的抓捕,有時得在夜晚,或在墳塋荒涼處傳教。有一天,小敏在角落的土牆上,隨意唱起歌來,一些小女孩也跟著學唱,小敏就經常這樣因為聽著傳道的感動自編詩歌,由於詞曲好聽感人,村人逐漸發現驚喜而傳唱,一村一鄉一縣一省而至全中國各地。小敏創作靈感源源不絕,自己也加入傳道者行列,到各地家庭教會領唱詩歌。到2003年,中國基督徒傳唱小敏的詩歌創作已達九百多首。

 

小敏因傳教被逮捕,坐過牢,在獄中仍創作詩歌傳唱,她不認識五線譜,創作全憑靈感記憶,後來愈來愈多受過音樂訓練的人幫她將創作譜成樂曲,不少科班出身的音樂人訝異於她的創作才華,編成「迦南歌聲」傳唱海外。中國基督徒視小敏為上帝的使女,以她的事蹟為神蹟。今天,小敏已結婚生子,仍然在中國北方農村傳教,仍不斷創作詩歌。

 

1900年,中國發生義和團運動,188位西方傳教士和二萬多名中國基督徒被殺,此後五十年間,更多西方傳教人來到中國,興建十三所大學,中小學六千多間,醫院九百多所,中國基督徒增加到七十多萬。中共認為這是帝國主義的文化侵略,於是趕走西方傳道士,改造中國傳道人,全面推行無神論教育,並扶持所謂「愛國教會」進行政治收編。但經過57年反右到66年文化大革命,愛國教會也保不住,中國基督徒傳道人被徹底摧殘,遭殺害入獄者不計其數。

 

直到文革末期,一些不死的傳道人在鄉村都市角落以家庭教會形態,拿著破舊不全的手抄本聖經傳教,初則三五人,到三五十人,三五百人,後來在小小的家庭聚會所,竟有千人以上聚集。八十年代開始,中共再度鎮壓,取締家庭教會,再度抬出愛國教會,但隨著改革開放的大潮,社會流動,人心已然不同,家庭教會從走入地下秘密聚會,二十多年來竟發展成中國基督徒的主流。

 

「人間的苦,中國人經歷了很多,赦罪的平安和聖靈的洗禮,中國人卻從來沒有經歷過。」這個來自西方的宗教,五十多年來被與世隔絕自生自長,今天,中國基督徒的人數估計已超過八千萬。他們口中的「神州」,已是新意。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