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餐敘
幾個各自分別在不同案子討生活的創作人
各自哀嚎目前面臨的問題
 
其實
他後無追兵
也已經進度超前
連日來逼得自己太緊
像拿著無形的鞭子猛抽自己的R
要學著放自己一馬
 
相較之下
S汗顏
頻頻拭汗,乾笑
已經放了自己八馬
進度嚴重落後
她說自己這回毫無章法
因為沒有「絕對創作」的篤定感
 
M聞言
又說
她眼下發生的問題又是另外一種
下筆的緊密
環環相扣
幾乎不是一百就是零
毫無調整轉圜的空間
牽一髮動全身的故事邏輯
意味著不是大獲全勝
就要全盤皆輸
她說她要試著改進
 
R一問
「那妳要改甚麼?把妳下筆的嚴謹改成鬆散?」
 
此語一出
M傻去
S笑翻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