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號是內地的兒童節
晚餐時分接到友人張桐的電話邀約聚餐
享受的是大牌檔:水餃、小菜、啤酒及夏日晚風-----
結識的張桐介紹的新朋友
 
東北吉林人的胖哥哥齊險峰
(事實上,他還小我一歲)
牡羊座,家在北京
長的是彌勒佛臉,卻有手臂上的一排煙疤及耳洞
有台中朋友,及覺得台灣的寶島香菸抽的挺順
 
北京第三代原正藍旗人 李晗飛
(沒聽清楚,不確定是否確實是這一旗)
金牛座AB型
本姓白(有段易姓的故事)
小時候曾跟著父母支邊(支持邊疆建設發展)離了北京
不愛「流星花園」的男角色們說話的肉麻
曾去過歐洲不少國家
 
來自雲南的姑娘羅瑾嫻
去國多年,兩年前回北京的新居民
在東京工作超過十年
本身是夷族人,
但因夷族文化已被漢文化整個毀滅,自己又去國多年
因此經歷文化認同的痛苦調適期
不擅喝酒
對雲南男士不予推薦
 
這樣一個組合聚會,是因為大家都是張桐的朋友
三組人馬:兩位男士、小羅小姐及DON跟我
彼此都不認識
也因此瞎侃起來話題多樣、天南地北
情色電影、異國本國旅行、書籍、北京夜生活-----
 
因為喝的聊得投契
故轉地兒續攤再侃
雖然初次相見不到酒逢知己
但確實酒酣耳熱欲罷不能----
 
一行人步行轉戰,險峰推薦的「床吧」
生意挺火,客層對象:白領和一些老外
特色如名 裝置了多張各樣的床
讓人上床飲酒
 
不知怎麼地,一夥人在床上
紅酒、雪茄氣氛正好時
話題竟兜轉到「創作的層次」
於是 已屆熟齡的我及我多年前的作品青春偶像劇「流星花園」
成為值得檢討批判的對象
絕對不是我開了這個話頭的
因為 我是被挑戰或說被置評或說被建議的當事人
內容的主軸大致是:本人都到了這把年紀,怎麼還能不正視自己?依舊留戀寫那早已不屬於自己的青春-----
 
看來真是挺心酸的吧?泣!
以上的主軸可以被詮釋成
 
如我想打擊自己力量重點狠點是
「這位阿姐你也太愛裝可愛了,知不知道別人真看不下了!!」
 
如果想放自己一馬給自己台階下點,那就是
「妳在偶像劇的編劇領域,已經有了點成績,應該可以提昇自己寫出更多深刻成熟的作品。」
 
我不禁想起白天另位北京的編劇朋友HarRy才說我「文如其人」。
 
話題被炒熱了起來
張桐戲言一句:毛毛引起了文化大革命!
 
男士中的晗飛和小羅小姐
分別站在不同的立場
一挑戰一捍衛
對我的創作內容
男女論戰了起來 -----
但都是對我的一番好意
我也覺得幾人的對話內容火花四射、機鋒不斷
很充實、很有趣的一個經驗!
 
或許是紅酒酒精的作用吧?
 
從大牌檔往床吧的路上
我才說笑了一句:兒童節上床製造兒童
把幾人都逗笑了
 
但兒童節
男女上床不製造兒童
卻是大打舌戰(又不是那種舌戰)
值得一記!
 
LET'S GO TO BED!
 
 
資訊提供
 
床吧 BED TAPAS & BAR
 
地點:北京市,東城區,舊鼓樓大街,張旺胡同17號 100009
電話:(+86) 84001554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ao
  • 我咧,文華,你真的是來鬧的-----
  • mao
  • 我不瞭解你的問題

    是指深情密碼片花裡的背景配樂嗎?

    這首歌是The sound of silence

    電影畢業生的主題曲

    賽門和葛芬可合唱團主唱

     
  • 文華
  • 毛毛

     

    你的部落閣會唱歌

    阿傑的我聽過

    MSN我還真是第一次聽到

    這是什麼歌啊

    挺有趣的呢~~~
  • mao
  • 是很過癮!很有趣的一群人

    張桐說Don在北京三教九流的朋友都交往

    那兩哥兒們問:那我們是?

    我搶著回答:三教

    又問:那你是?

    我答:我是戲子、我是九流-----

     
  • Jason
  • 妳的兒童節充滿文化氣息!

    我本來以為你去的床吧是蘇西黃,後來看你提的資訊,雖然都在東邊,不過是東邊裡的東西相隔。

    我想你們一定侃的超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