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賽落幕了
我從三十二隊一路勝到最後
 
賭運好的連我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因為是瞎押
一干自以為比我高明的偽球迷都被我的「狗屎運」氣的哇哇叫
 
我並不是亂押的
 
當初去義大利度蜜月時
在威尼斯遇到的台灣朋友
第一次見面
就跟我們聊當時正在熱打的歐洲盃吧
 
這讓我感覺到
在這個國家
足球是這麼親切和融入於老百姓的生活
 
這是我看好這支國家代表隊最關鍵的原因
 
義法的總決賽
 
齊達內(席丹)的一記頭搥
不搥在球上
搥在敵隊球員的胸膛上
 
是這整屆比賽最大的懸念-------
 
對於關鍵時刻的選擇
我並不常做出最出人意表的那一個選項
 
對於齊達內足球生命最後的頭搥
我爽到了那個過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aron mao 的頭像
sharon mao

sharon mao的部落格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