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因「天堂來的孩子」製作人佩華姐之邀,
我們有了一個大閘蟹之餐敘
(開心地吃完之後,才看到大閘蟹內含致癌物的新聞。好險,已經吃到了-----不知者無罪,內心掙扎罪惡感的罪)
 
席間有這麼一個話題
Ryan提到了唐人影視版正在拍攝中的「射雕英雄傳」,
選角很有新意:東邪黃秋生、西毒伍佰、北丐洪金寶----光想像就覺得挺有意思的
但,可惜伍佰沒接。
 
不僅想到,
生命中交手過的,有些是忘年之交,有些是因緣際會
總之不是黃蓉,是訓容版的五位狂狷高人登場
東邪:楊德昌
西毒:李敖 
南帝:賴聲川
北丐:舒國治
中頑童:余維彥
 
與這一干「怪NO住」們相處,真乃人生一大過癮!
 
誤植余哥為中神通是錯的,其實他是我心中的老頑童周伯通。
至於中神通王重陽?這角色在大漠三部曲中很早就掛了。而我仔細想想,我生命中確實好像也沒有這款出世仙風道骨的角色?再次認證:小女子確為凡婦一枚!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mao
  • TO:yihlai

    補充:她是第二名嗎?為何我依稀覺得好像沒有------?不記得了。最近我的腦海中的大板擦兒,整片整片地把我的記憶擦的不乾不淨-----甚麼都模模糊糊地只剩下粉筆灰。我本人非常有得到婦人痴呆症的跡象。(不是老人痴呆是婦人痴呆症。當然必須承認,其實我最想寫的是美人,美人癡呆症比較淒美一點!)
  • mao
  • TO:yihlai

    你每次不留言則已,一留言,就讓我又多長知識,真是太感謝你了。

    但,我並不是眷村長大的耶,甚至在我高中以前的成長環境裡,根本沒碰過眷村的環境跟朋友。但你提供的資訊聽起來,我也覺得是好消息,畢竟,眷村那樣的環境,也是歷史記憶的一部分。全拆光了,以後到哪裡去拍「孽子」那些戲啊?

     

    會去南村吃螃蟹,純粹就是老台北人的記憶吧!我應該是傳訊電視時代中天的總監奚聖林帶大夥兒去嗑的,或者是當時傳訊的另一頻道大地頻道我的主管,現在ELLE雜誌國際中文版的主編Cindy吆喝同事去吃喝的,到底誰是第一個帶我去那兒的?有點不可考也實在不太記得了。總之屬於南村的記憶,是我在傳訊電視工作時的一個可愛的標點符號吧!而徐編是在屏風表演班任職時,李國修老師帶著他們那個團隊,常去宵夜。

     

    哇!DVD竟然要一萬四!?真----是強盜啊!有那麼值錢嗎?實在太貴了,買不下手啊!要不,我自己倒也想收一套留念!好玩嘛!我本人在其中,真的很遜-----所以認清現實,有一再也沒有二了。

     

    舊金山漁人碼頭的螃蟹?我去過舊金山兩次,但印象中好像沒在那裡吃螃蟹!主因是,我們當地的好友,也是在美國舊金山度吃螃蟹吃到嚴重過敏得快死了。從此他不碰殼類海鮮。不是說要賴舊金山的海鮮壞名聲,但他在台灣時,真的從來沒吃蟹過敏呢!但,就像你一樣,該是壓力太大之故吧!

    研究重要,但健康當然也重要!所以你知道啦!像我這樣嘴饞還是不太好的。
  • Jocelyn
  • 毛編是在眷村長大的?

     

    我不是,不過南下高雄時曾經強拉著當地朋友載著我騎了兩小時車子找眷村,終於找到陸軍的黃浦新村,最近則在報上看到一則新聞,空軍三重一村被台北縣登錄為歷史建築(雖然我不太懂這是否意味著得以保存,聽起來卻是好消息),忍不住查了一下地圖想知道這個眷村在哪,中影前面那一大片低矮村落想來也是眷村之一...

     

    蕁麻疹...我發過兩次,兩次皆為慢性,第一次拖了一年多,前半段時期因為想要快些痊癒,吃了許多藥,一直無法改善,人也懶了,最後不知道在哪一天,突然發現自己不再發作,第二次則是拖了快一年,這次學乖了,不看醫生放鬆心情...不過,每次我發現自己因為某件大事而長期情緒緊張時,總是擔心又要復發...

     

    p.s.第一次發作時,我歸咎為那年十月吃的三隻舊金山漁人碼頭螃蟹所致

     

    p.s.2 對了,探春的簪菊勇奪第二名吧!

    all the text is intertext ...別怪我總是想像探春了

    實在想看,可是DVD要價14000元

     

    yihlai
  • mao
  • TO:vp

    是啊!關於過敏,你還記得-----但,我好了兩天就去吃蟹了。過了就忘了地繼續大啖海鮮,跟Mag,相約去了一家老招牌小館,是在十年前左右,我和她甚至還不相識時,各自都有美好回憶的「南村」。但那時在類似眷村曬衣場的大牌檔氣氛,自從拆除改搬進公寓的老店新開張,卻失去了原本最愉悅的氣氛-----貪吃是的。畢竟演過紅樓夢的姊姊我認為,秋天。就是要吃蟹和詠菊啊!呵呵-----

    大閘蟹應該不會「主動」地再去吃了-----這表示,「被動」還是有可能地。

    吃一點點應該不會怎樣吧?的Sharon
  • [string not found (whatsnew.missing.displayname)]
  • 看到大閘蟹內含致癌物的新聞,再想到那些官員明明早就知道卻隱匿事實,先前還很好笑的”不必檢疫”直接攜帶回台灣!!天啊~連水果都不能帶回台灣了,活體動物”大閘蟹”竟然可以?!這是什麼邏輯?套句台語說的話: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

    所以,親愛的毛毛姊,大閘蟹還是暫時別吃得好!!而且妳的蕁痲疹好了嗎?

    關心妳的VP
  • mao
  • TO:晏然

    結果你不是沙發,呵呵。

    不論如何大閘蟹都是好滋味啊!即使吃的當天手指被牠們扎了兩個洞,立馬冒血-----完全54,還是繼續大啖!祝你今晚的蟹鮮!

    TO:蘇菲雅

    你----真是太感性了-----連我也快被傳染的要被逼汪淚了-----

     
  • 晏然
  • 沙发?!嘿嘿

    大閘蟹內含致癌物?我今晚就要吃哎,上海算是吃大闸蟹最厉害的城市吧。

    都快11月了,天气还是这么热,秋风不吹,蟹脚都硬不起来了,不知道今晚的蟹会不会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