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提過訓容版的北丐 舒國治老哥
並不是指他過著乞丐的生活
卻是一種別緻的清簡卻豐富的生活
非常一簞笥一瓢飲在陋巷 舒哥也不改其樂
 
年輕時代的舒哥曾遠征美國七年,如嘻皮流浪。也是一絕------
舒哥也是老饕、也是酒仙、同時音樂涉獵廣博、電影也聊得一獨家之言。
見他同時為壹週刊寫飲食旅行散文。也為誠品挑CD寫文介紹。聽他一語道破 許多布爾喬亞的人世虛矯、炎涼的力度,都是個爽快!
幾次與舒哥相遇,飲酒、宵夜、總會聊得欲罷不能(但根本是我如傻瓜般,聽他天南地北,卻真是津津有味)-----
 
我個人所見興趣「廣博」之人,年過五十老怪輩,舒哥第一
比較近身者,老王賣瓜,年過四十哀樂中年輩 DON 可以稱上一位
 
總之,近年崛起的網路作家,許多聞名暢銷。作品卻只適合讀一遍足以,看見創意已經要用力鼓掌。多時,如入鮑魚之肆。
 
而舒哥的從人到文,都有絕妙意境!
 
 
之所以轉貼今日所見的聯合新聞網的報導
因為蠻想推薦舒哥的新書 卻還沒看過-----因為尚未看過,所以不負責任。因為認識其人,所以有信心推薦其文。
 
以下是對記者先生說的
因為很喜歡舒哥,所以借用你的優秀報導,推介舒國治的人與新作,還望先生多多包涵。
說真的,我比較想用網址連結
但無奈 內地的朋友連不上啊!
 
報導是全文轉PO ,日期、出處、記者名都詳細列明 表Sharon並無意剽竊、抄襲、或剪貼偷竊成為另一篇文章之意。
 
還真怕轉貼人家的報導 會觸及法律
 
清簡生活的賞玩者 訪作家舒國治
【聯合報/張輝誠/報導】
2006.11.20 11:56 am
 

舒國治的文學魅力為何?論者或以為文白夾雜,展現另一種驅遣文字的簡約飽滿之感;或以為白描功力深厚,增刪一字不得;或以為挖掘出常人忽視的平凡事物,進而提醒注目並揭示其美好之處;或以為其獨特幾近清簡的生活,讀者雖不能同至,然一心嚮往之;或以為其具備獨特腔調,風格秀異,鶴立獨出。評論者、讀者言之鑿鑿,各執一得,各取所需,唯一相同的卻是愛之不忍釋卷的興味。

舒國治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呢?談及獨特風格,他會打趣的說:「好比駝背一樣,被生下來便註定於彎曲;或者像口音,不能與人融合,口音就愈發明顯。我的文章也許就有濃重口音,恐怕也是自然而然的。」不過舒國治特別強調,他對許多事物充滿興趣,小吃、電影、旅行、山水、城市、巷弄、古典文學等等,喜歡窺探其中,感受庶民的活力,徜徉在彼等氛圍,長久樂此不疲。認為身處其中,如果有收集世間雅致的興味,加上綜合的採擷力、世故的剪裁,並找到有趣的題材,汰蕪存菁之後,自然能成就一篇好文章。

因此舒國治認真地說:「我能這樣寫,不是創作來的,而是從生活得來的。」這讓我想起有一回舒國治和我的學生聊天時說過的一段話:「我就只管我自己,每天吃飽睡、睡飽吃,或者睡飽了有時不吃,吃飽了有時不睡,就這樣糊裡糊塗,弄到了五十多歲,就知道蹉跎光陰,古人說是不好,可是今天我來就是給大家一個範例,不然的話我這個時候應該在更好的樹林裡頭散步,或是在海邊游泳,我會落得今天來這邊跟大家講這個,就是蹉跎光陰的結果,沒有蹉跎這個光陰,大家今天也沒有緣分可以碰面,所以人生的事情要這樣看待。」舒國治並非每天絞盡腦汁從事文學創作,他不會為了文學而不理會朋友、不到處走走看看、不出外覓食品味,偶爾幾天忽然感到文學使命的召喚、或有編輯電話急切催稿,才會正襟危坐在桌前燈下寫稿,他說:「無論如何,我總是以生活中的清簡為第一。」

長期積累而成的新著《流浪集》,以流浪為主旨,書寫各種人賴在外頭,不想回到工作崗位的樣貌,有人在骨董上流浪、有人在吞吐煙霧間流浪、有人想睡卻睡不著在床上漂泊流浪,當然還有作者親身四處晃蕩的流浪,完全符合作者清簡的生活性格和獨特觀察,並流露出另一種輕鬆自在的生活美感。如同他流浪性格,他也希望能把自己的作品交給不同出版社發行,文學、電影、小吃、雜項最好分散四處,若是喜歡的讀者,一定會設法尋覓,這必然也是一種樂趣。

舒國治特別把《流浪集》拿到我眼前,指著光印著幾個字的素樸封面,說:「我請美編不要作過多設計,一切從簡,不上膠,不打亮光,不要過多油墨,這樣才環保。」完全符合作者清簡性格,雖然如此,他特別從善本書上收集到宋元明清的刻字,作為書名和作者字體,「雖然素樸,但看上去卻很有景深。」

舒國治寫文章隱隱然有一種目的,不似學醫救人,而是試圖改動一些人心,他說「經由一種文字推展的韻律,人心裡的行氣可以有些變化,比方說睡覺,睡飽了,精神自然好,相同的,如果行氣完整則人病自然易好。」原來舒國治開給這個社會的藥方,看來是在交相競過繁華利便的生活,如何去重新品味清簡樸素的生活,也因此他總說:「要喜歡人生,不要喜歡奇蹟。」

【2006/11/20 聯合報】@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aron mao 的頭像
sharon mao

sharon mao的部落格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晏然
  • 有点启示。

    平淡生活,笑看风云。

    我欣赏这种恬淡,平静的享受生活,乐趣渐上心头。
  • mao
  • 真是很久了。我也挺想念舒哥的。

    但實在跟在東哥不熟啊!

    Spey, Whisky 最貴的一種。應該很不賴。會去買舒哥的這本書。:-)
  • Don
  • 上個月回台北, 跟舒哥到在東家喝 Spey, Whisky 最貴的一種, 有點甜香, 很開心. 他還一直問妳, 說很久很久沒看到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