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怪老子的故事,好聽極了。
我聽過許多,豐富精彩!幾番跟兩老哥碰面,就是聽這一代的江湖傳說,每每意猶未盡-----
以下一共四篇報導
若還有閒,一路看到底吧!(聯合報)
 
余為彥拍電影 舒國治演活植物人
2006/12/12
【聯合報/記者葛大維、吳雨潔、胡幼鳳】
 

當年在世界新專電影科同學的舒國治和余為彥,都曾是電影狂熱分子。各自離開電影、行走人生卅餘載之後,各自以電影之外的技藝安身立命。半百之後再見,兩人互稱:余先生、舒先生,有種老派名士況味。

乾瘦、簡樸的舒國治此生鮮有正職,現卻以「晃盪」闖出名號,是代替讀者實現流浪夢想的作家,他從不按牌理出牌,在余為彥得獎片中演個植物人,還真像樣。

幹過電影導演兼製片的余為彥熱愛美食,和當年夥伴張毅、楊惠姍在上海當起時尚餐廳的總經理,發明又中又西的菜色,如導演般統馭中外口味。

如今福泰的余為彥說他的西服一訂,十套是基本數。這等規模與同窗舒國治崇尚「衣破不在乎」的拓達,正是兩種生活態度。但賞析事物的頻率相同,一如當年。

兩個外省小孩 聊起日本片

問:你們一九七二年進入世新電影科同班,有卅多年的交情。一見面就投緣嗎?

余為彥(以下簡稱余):剛進學校,每個人眼睛長在頭頂上,互相瞄來瞄去,舒先生講話節奏慢,用字遣詞很小心,發現這廿歲的小老頭講話像五十幾歲,特別有吸引人的魅力。我們又可以聊日本片,那時候外省小孩看日本片的不多。

舒國治(以下簡稱舒):那時小津安二郎的片,台灣進的不多。這麼多年的哥兒們,我沒特別研究順不順眼這問題;說欣賞他什麼,也肉麻。

問:你們當年選擇電影,後來也都拍過電影,是因為興趣嗎?

大一屆的張毅 也找我們聊

余:喜歡電影是從小的事情。家裡情況還不錯,進世新之前就有攝影機,拍過一點小東西。大一屆的張先生(指張毅)注意到我們,會來找我們一起幹些什麼。

舒:聯考按分數排志願,如能念別的,也就不會念這個了。不過,我們是對電影也有些興趣的。(余:他聯考英文考到睡著了。)是我根本沒起床。

那是小事情,誰不曾因睡過頭沒趕上車或耽誤什麼的經驗?這沒什麼啦。

躲在茅草屋聊 有點斷背山

問:還記得念書時的趣事嗎?

余:念書時舒先生會找我,跑到離台北遠一點的茅草屋聊天。現在想起來,真有點「斷背山」哩。

舒:哈,那是個露營的地方啦。

到雲林拍窮人 照片被沒收

余:我記得有個朋友說要辦個慈善演唱會,為窮人募款,要我們幫忙拍些東西,當時酬勞就是一卷膠卷。

當時我們不太相信台灣會有人沒飯吃。去了雲林縣口湖鄉某村,那天剛好安東尼奧尼拍的「中國」要在電視播,我們在村子找電視要看。全村只有一架黑白電視機,是個老芋仔的。村子裡小朋友全沒鞋子穿。

村長熱情接待,菜一上,傻了,全是肥肉,飯是蕃薯籤夾糙米。根本吃不下,只好跑出去晃一晃。

一個小孩大熱天不願拉下他的帽子,原來是癩痢頭;有個媽媽抱著小孩吃甘蔗,那甘蔗好細一根,上面停滿了蒼蠅,趕都趕不走。(舒:場景很有柏格曼電影的感覺。)那年,我們廿一歲。

後來照片全被沒收,根本沒展出。因學校怕照片會影響台灣形象。

作家黃春明跑到當地看,回來臭罵那村長只想要一台電話,飯都吃不飽要什麼電話?他說要寫篇文章來罵。

舒:他文章題目都想好了,就叫「我們不要電話」,結果文章也沒寫。我已經很久不會想起那些事,到底窮不窮、有沒有騙,拍的片是不是被沒收,我覺得,隨便啦,以前就是這個樣子啊。

【2006-12-12/聯合報】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andy

  • 這件事引起了大家的討論,我有朋友說, 如果是她, 她不會讓bb來到世界上受苦, 她覺得做父母不應為滿足自己做父母的心而這樣自私 ;
    但也有人說, bb也有他/她生存的權利, 父母也沒有權利去剝削他/她的權利, 而且,他們是抱著女兒有機會醫好的心去迎接她的出生啊!
    對我而言, 應不應該讓琳琳來到這個世上?琳琳她自己有什麼想法?讓有這個權利去這樣做? 她的父母到底能否說上自私? 這些話題現在已經不再重要了, 因為琳琳已經離開了啊!
    反而我想說的是, 有些人想自己 或身邊的人多生存一段時間, 同時, 卻有人在傷害自己和別人的生命,為什麼要這樣呢?
    既然生命是短暫的, 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和別人的生命? 這樣, 生命不就變得更短嗎?多麼的諷刺啊!但願那上在傷害自己和別人生命的人, 可以看到這篇文章... ...
    還記得有人說過, 幸福的事每一件也差不多 ; 不幸的事,卻每一個也有它自己的故事... ...
    所以,真的應該珍惜生命, 珍惜我們所擁有的啊!不是嗎?
  • mao
  • 已訂正。
  • Don
  • 是余為彥, 不是 "維". 沒想到生前時常和岳父去看戲的余伯伯, 居然是余哥的叔叔, 算起來和毛毛也是世交囉.
  • mao
  • TO:Candy

    身為基督徒,我感到與他人不同之處在於,我們始終有盼望。

    僅僅九天的緣分,也依舊感謝主,因為愛。

    謝謝你貼這條感人的報導給我。
  • Candy
  • Sharon姐姐,是我啊!

     

    姐姐轉貼了一些報導, 我也轉貼一篇給你看,相信你會喜歡看的,

     


    小琳琳只活九天 見證父母永恒愛
    (星島日報報道)
     
    http://hk.news.yahoo.com/061211/60/1y2gb.html
     







    http://www.speech.com.hk/kolamlam/index.htm
    高琳琳日記
    這個日記,是這則新聞的父母為只活了9天的女兒(高琳琳)而設的
    等姐姐看完,再分享一下感受吧!
    Can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