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9 Fri 2007 07:59
  • 也罷

 
早在兩週前就被指出眼睛上長了針眼?
自己竟然沒感覺。
針眼腫起來的幅度也只是像水喝了太多
不過
這兩天看起來比較有紅顆粒了
用小時候的手繞過頭的拉眼皮法想抑制針眼的生長
一邊拉一邊想
這般熟女年紀這樣折騰眼皮真是太不划算了
 
遇到某導演
他新作以「情非得已」標題
以絕對值而言
我找不到生命中
『情非得已』的強度
想起
當初有關『恨』這種情緒的存在感
話題發生和討論的對象原來是同一個
 
近日以來,對於自己的低感度,覺得有點問題
少時,總想像自己應該特別,想要當一個個性十足的角色
今時,很接受自己原來是寶島阿信那一族的
噓的是陳腔
表述的卻也是濫調
擁抱平凡
標新立異,遠觀
人情世故,瞭的多點了
就算還是處理不出高明
至少知道自己又搞砸了。
 
就劇本創作而言
倒是有點不安於現階段的『情可輕』
寶黛和湘雲時期像是都倏地一躍而過了
還沒有機會enjoy,卻也就過了
怎麼可以這麼平靜無波啊!?
甚至連小石子投湖都沒有,
最多只有微風輕拂湖面
古龍筆下很經常描述的『無情』
覺得蠻像現階段的我
 
但隱隱約約覺得不對勁時
最後果然阻礙
無奈的多
言不由衷的也多
暢快的少
隨心所欲的更少
 
真的有這麼窮嗎?這個城市?
心裡覺得還蠻悲傷的
離住家最近的一個公車站旁的一個公用的鐵皮垃圾箱被偷了?
以前沒想過,這個垃圾箱居然對我的生活有這麼大的影響
經常,我出門一趟回到家,在停好自己的車後,會把車上的垃圾清了丟進這個垃圾箱
清的狗大便,也是。
但這個垃圾箱被偷了。
於是我很困擾,車上的垃圾和狗大便,我不能輕鬆的處理掉,且每每得費神處理。
不僅如此,後來我仔細觀察,
我經常在這個城市行車途經的沿路,竟一個公用的垃圾箱也看不到。
真的有這麼窮嗎?
我心裡真的覺得悲傷……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o
  • TO:yihlai

    我想你說的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我是同意的。

    但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不代表就可以勉強安居呢!(樂業就難度更高了)

    但,我身邊有些人因為環境的惡劣,僧多粥少的擠壓下,陸續發生遇到惡人的事件。

    看起來各行各業,大家都得自己幫自己打氣加油!(以上純指市井小民如我們)

     

    多出一個公用垃圾桶,就必須安置一組服務人員的道理,當然我也是懂得的。

    好吧!

    對於生活品質更便利的期待,就如同好多已經落空的期待一般,收進抽屜裡好了。

    由奢入儉難,原本有公用垃圾桶,現在沒有,只能默默忍耐了。

    過去曾經去過一些國家,到了某一個時間,一群人拎著垃圾等垃圾車的奇景,除了台灣,還沒有別處見過就是了。
  • Jocelyn

  • 垃圾桶這回事,我也是關注過的,不止都市缺乏公共垃圾桶
    學校也很少,我就以學校為例吧,目前台灣的校園只能在建築內部找到垃圾桶
    戶外普遍不設置垃圾桶,我們若有垃圾只能走進建築內丟掉
     
    我覺得這不是個單純有錢買垃圾桶與否的問題
    我曾經詢問過校園內的打掃阿姨
    如果校園公共空間安置戶外垃圾桶
    由誰來負責每一個垃圾桶的垃圾清理與維護?
    勢必要配備一組專事公共戶外垃圾桶的清潔小組
    因此不是簡單購買垃圾桶置放就結束
    建築內部因為原本就已經安排廁所公共衛生清潔組
    而且每一棟建築負責的清掃範圍明確 可清楚劃分,因此總務管事也方便
     
    台灣不是沒錢,而是財富重分配不均,這是每個資本主義國家普遍現象
    台灣重新改革稅負政策,取消掉對於大公司的經濟補貼
    否則未來台灣總統是郭台銘,不是陳水扁馬英九謝長廷
    最近郭台銘捐很多錢,被台灣媒體奉為救世主,已經讓我隱隱感覺有種企業家治國的態勢了
    我倒不排斥這種現象,只是我堅持財富重分配的基礎政策要做好
    只要這件事做好,誰當總統我都不在乎
  • Jocelyn

  • 毛編好
     

    看到妳提了恨這個情緒,我雖然不知道究竟所指哪個對象
    但著實引起我的共鳴,所以想對妳說說話,
    我對於台灣社會的恨有很深感受,曾經有位學者針對當前台灣社會的國際情勢寫了一篇文章
    (中共外交打壓,以至於引起台灣人民的反感,最終被民進黨政府拿來作為贏得選票的工具公投入聯...)
    名稱就是「怨恨的共同體:台灣」,當時我讀了這篇文章,感觸很深很深
    當下痛哭了起來,因為我心知肚明我自己也有很強烈的妒恨情緒
    化妒恨為抱怨,抱怨這個抱怨那個
    後來我明白 抱怨是沒有用的 只要我把基本工作做好
    我不必擔心是否會被邊緣化 是否得不到他人尊重
     
    台灣有這麼多的恨,也就有這麼多的愛
    由於政治場域裡充滿怨恨,於是台灣民間社會處處都是愛的傳遞
    君不見每當社會發生小孩子沒錢上學,流浪狗貓的愛心救援
    往往引起許多愛心捐款,足見台灣民間確實也充滿許多愛
     
    之後我就徹底放棄求諸於政府
    我相信政府不是用來相信仰賴的,而是用來鞭斥前進為民眾求福利,我們想要有個進步的社會,
    就得要自己打起精神來自己規劃,不能再躲到民族國家的保護傘裡
    自己打起精神逼政府往前走
    官僚的特質本就懶散不積極,更何況在當今這個全球化時代
    民族國家的權威早已經所剩無幾,國家究竟還能夠捍衛自己的權力多少都已經是個問題
    怎麼還能夠祈求它為人民謀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