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時,只愛詩仙李白,
總覺得杜甫嚴肅老氣,
同樣的酒,在李白的暢飲,在杜甫怎就那麼苦酒滿杯呢?
 
唉!只能說塵沾怎能不上心間呢?
不怪我童年時也那麼愛楚留香……
 
這幾年,總感到一句詩的真實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第一次有那種強烈感受是
去法國多年的喜福會姊妹Ina,終於大費周章跟她的法籍老公TITI回台灣辦她的結婚喜宴。
我卻因為出差離開了台灣!?硬是不能參加祝賀!
 
後來,這類事情就真的那樣層出不窮
幾乎已經移居上海好幾年的Chi
我每回去上海,都是她剛巧她前腳走,我後腳到。沒有一次真的在上海碰的上面。
 
五年沒去香港,一去,總在香港Stand By的Delphine 只把鑰匙留了下來,因為她回台北有事。
 
微笑
也許要猜,是不是我人緣沒想像中的好?
 
但,即便是親人也一樣
媽媽幾個月才回台灣幾天,偏偏他回台灣時,我人飛去了北京。
 
機場,是個很詭異的地方,
其中,香港機場好容易遇到或熟或不熟的人
這回去程回程都有
回程在幾個往台北的閘口之一
遇到昔日一起打羽球的張震
他說他眼睛開了刀,所以不必再帶當時的青蛙大眼鏡
笑容繼續靦賟中帶著神秘,這是小男孩長大了多出來的神情
還有疲憊
轉機是累人的,
其實表演也該是的
娛樂圈更是當然
說我還是一樣,都沒變
怎麼可能沒變呢?
我也是疲憊的
也是匆匆一瞥
僅止於一個中繼站
 
不過
團圓或重逢,都是難得的。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o
  • TO:夏日

    有些人是天才,有人是地才。

    前者令人讚嘆!後者令人崇敬!
  • tammy
  • 親愛的毛毛姐~

    我小時也是和妳一樣對李白的青少癡狂特別特別的崇拜

    但是現在也傾向杜甫這邊了

    杜甫是一個對時代動蕩不安時 寫下的詩都是他滿滿的抱負與見證

    毛毛姐知道杜甫曾為他的好朋友李白寫的詩嗎? 春日憶李白

    白也詩無敵 飄然思不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