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是無神論者的羅素(Bertrand Russell)說:
除非你假定有一位神,
否則探討人生目的這問題是毫無意義的。
 
弔詭的是 不覺得他在自我矛盾……
微笑
 
他的這論點,跟我很類似。
只不過啊!我的說法不如他這麼精鍊!
我是肯定句!
他是負負還是得正。
 
是不做害羞的事。
如果不得見光
那就不要稱愛。
 
以愛之名
多半謊言的程度高!
 
說愛時,往往正加諸著傷害……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