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接受了重慶商報記者的訪問

因此,有了今天的一篇報導

http://cqsb.cqnews.net/Get/News/Yule/Jueduixinwen/0932201242811224_3.shtml

是因為「商報」嗎?所以拿個人的稿籌問題作標題。

有點難為情啊!我真不是個貪財的編劇呀!

但內容會明白,這標題來自我的一句玩笑話。

但基於自己也曾經在新聞業工作過很長的一段時間

很可以理解,把標題下的「醒目」點!

這是編輯很重要的一個本事

但看內文就知道,我們聊的內容重點,還是以戲為主啦!

至於,為何這麼多年之後,又聊回「流星花園」呢?

自然是因為經過亞洲一輪的「流星花園」電視劇競豔,大陸的湖南衛視也要拍這部作品了。

所以,又引發了一個討論的熱潮吧?

 

 

 

【09/03/22 重庆商报】毛训容:当年刚出道不懂讲价写《流星花园》亏大了

  • 新闻标题: 毛训容:当年刚出道不懂讲价写《流星花园》亏大了
  • 发布媒体: 其他媒体
  • 发布时间: 2009-03-22
  • 关键词: 影视戏剧 
  • 相关图片: 无

    毛训容 特派记者 卢圆媛 摄

      台北这座城市,充满梦幻味道,它能创造出《流星花园》这样轰动一时的偶像剧,还包装出了至今大红大紫的F4和大S。“流星”带来的热潮至今尚未消退,2009年又掀起了一股《流星花园》翻拍热,甚至连韩国版中都使用了道明寺的那句台词:“如果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

      究竟是怎样的人创造出流行了8年的偶像剧,究竟是怎样的人能写出如此浪漫的故事?3月15日,本报记者走进台湾,走近《流星花园》的编剧毛训容——

      金牌编剧成长史

      见面公认的美女编剧

      接到记者的电话,毛训容刚结束新剧《光阴的故事》的观众交流会,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她在电话里跟记者说:“好巧,要是你再稍晚些打来,我就开车回家了。”于是她爽快地与记者约了在忠孝东路的一个咖啡厅见面,咖啡厅的名字很浪漫,叫做小王子的飞行旅程,毛训容将这次见面形容为“缘分”,这让记者感受到了她身上那种属于偶像剧的气质,姑且,就把它称为“浪漫”。

      第一眼的毛训容,静静地坐在咖啡厅的一个角落,夕阳的光线有意无意地洒落进来,那种气质像极了流星花园里的藤堂静。记者这个时候唯一能想到的一个词是:正妹(漂亮的女生)。毛训容用偷笑的表情告诉记者,这是很多圈内人对她的评价——“她就是传说中台湾最正的编剧。”

      出道曾是演技很烂的演员

      毛训容毕业于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然而这个学编剧的女孩第一份工作却是个演员:在台湾版的《红楼梦》里出演贾探春。“探春的性格大方,我蛮喜欢这个角色。”不过对自己的演技,毛训容则形容为“演得很烂”。毛训容觉得自己性格太过于自我,不适合当演员:“演员还有很多别的事情。我不喜欢。”尽管如此,毛训容却用她的剧本造就了许多偶像剧的王牌演员,比如F4、大S、贺军翔、杨丞琳

      转机做厌记者投身编剧

      拍完自己的唯一一部戏后,毛训容立刻转做幕后,去了电视台当记者。不过毛训容是个相当热爱生活并懂得享受的人,当记者太累了,于是她又辞掉了记者工作,先去了香港,然后到了上海。浪漫的假期转瞬即逝,最后一天的时候毛训容突然惊呼:“上帝啊,我回台湾要找工作了。”

      带着对记者工作的厌倦,毛训容回了家,“我听答录机有段留言,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要搞一个有趣的事情,让我回电给他”。于是毛训容赶紧打电话给对方,原来他们计划将日本的漫画《花样少年》改编成偶像剧,名字就叫做《流星花园》。这件事为毛训容带来很大的欣喜,她说:“记者这个工作已经不能给我带来刺激,我不想干了。正当我还没有计划的时候,工作就找到我。”

      冒险根本不懂怎么编剧

      接完电话不久,毛训容就跟导演蔡岳勋、制作人柴智屏开会,“后来柴姐跟我讲,远远的我从办公室走进来的时候,她就说,‘我当时就觉得你应该是一个好编剧’。”结果到开会时,柴智屏才发现原来这个被他们委以重任的人,从来没有写过剧本。

      当然,谁也没有把起用毛训容当做一次冒险,因为那一组的人包括柴智屏都没有做过戏,导演蔡岳勋做长剧的经验也不多。“因为新,所以大家就很兴奋。”

      于是毛训容开始恶补《花样少年》这套风靡全亚洲的漫画,此外,她还特别留意网友们的语言表达方式。“那个时候我对网友的一些状态很注意。其他事情不知道,但有一个事情我很清楚,就是我要写当时年轻人的语言。”

      创作自创流行语成潮流

      当年《流星花园》里主角们的对白后来逐渐成为年轻人爱用的口头禅,毛训容回忆,当时写有一场戏是F2和道明寺开玩笑要去乡下看杉菜,道明寺不准他们去,他们就想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然而后一句还没讲出来的时候道明寺就说,“什么狗咬绿豆冰,我才不管狗要吃什么绿豆冰。”看似很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表现出道明寺英文不好中文也不好的性格。“这一类就是我们再创作的,是我编剧的发挥。”

      发挥的还不只这些,其中还有在道明寺的生日宴会上,道明寺的妈妈让杉菜弹琴,想借机羞辱她。毛训容为杉菜创作了一段很有激情的独白:“西方有一位哲人说,女人呀,华丽的金钻、闪耀的珠光,为你赢得了女皇般虚妄的想象,岂知你的周遭,只剩下势力的毒、傲慢的香,撩人也杀人的芬芳”。后来这段台词得到柴智屏的充分赞赏,“柴姐问我,你那首诗哪里找来的,还不错。我就告诉她,这位西方哲人就是我毛训容啊!”

      收入如今稿酬涨了7倍

      从写《流星花园》算起,毛训容已经写过《恶魔在身边》、《爱情魔戒》、《换换爱》、《光阴的故事》、《心星的泪光》等许多部偶像剧。不过她却称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勤劳的编剧,“我一般写一段时间就会休息一段时间,旅行放松自己。”如今,毛训容已经成为台湾响当当的编剧,她告诉记者,自己的酬劳和《流星花园》时期相比,基本上是那时的7倍,还开玩笑地说:“当时刚出道,完全不懂啊,开价太低。”

      当大陆编剧们正在要求提升自己的利益时,毛训容却说,台湾的编剧通常都不会对收入提出要求,更不会主动要求加薪。“我们没办法像大陆的编剧那么硬,台湾的电视台就那么几家,每个编剧有个人的价,而且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价值。可是内地不一样,大陆的电视台很多很多。”

      建议

      大陆《流星花园》要做好包装

      大陆的《流星花园》已经开拍了,毛训容告诉记者,自己看过了其中的一些照片,因为拿不准是否是剧照,所以不做评价,不过她拿出台湾偶像剧的建议,“演员可以不好看,但一定要做好整体包装”。

      然而前一个《流星花园》已经成为不少人心中的经典,认为其不可超越。毛训容也告诉记者,台湾拍偶像剧的确有一些不同于大陆的地方。“台湾的人成长是比较天真的,因为我们的竞争没那么多,相对而言大陆的竞争要激烈很多,就衍生出许多另外的情绪,所以台湾人普遍是比较幼稚的,基本的天真就会成就那个浪漫,这是一个基本的氛围,因此台湾人会相信灰姑娘的故事。就像挑演员,《流星花园》的4个男生,我们就看他的样子、眼神就把他们挑出来了,他们根本很纯,根本不需要什么技巧,不需要和人勾心斗角。”

      亚洲四大版本《流星花园》

      《流星花园》之经典记忆

      彻底打垮《非常男女》

      在《流星花园》出来的时候,胡瓜主持的《非常男女》是一档相当红火的节目。当时《流星花园》是边拍边播,第一集时的收视率就已经与《非常男女》很接近了。“第2集以后就把《非常男女》取消了。《非常男女》是那个时代很重要的一个节目,然而它后来会结束,其实是因为流星花园。”

      三个男生初时太羞涩

      《流星花园》里的F4,英俊洒脱,可是毛训容第一次见到他们,形象却完全不同。“那个时候印象蛮深刻的,一个长会议桌我坐在角落,旁边有一个单独的办公桌,上面有电脑,只有吴建豪很美式男孩的坐在那玩电脑,另外三个男孩就坐在后面靠着墙,缩在那边。”讲到这里,毛训容也做出一个缩成一团的动作,“他们很羞涩,尽管每个人五官都很漂亮,但是你看不出来他们更适合哪个角色。”

      仔仔“anang”不分被NG很多次

      写剧本的时候,毛训容从拍戏中得到最多的反馈信息就是仔仔的口音问题。“因为他an、ang两个音发得不是很好,有一场戏拍“在天台许一个愿望”的“望”,他就不停NG。所以我就不能用‘你完蛋了’这样的句子,涉及这类的词句我就尽量要帮他改掉拿掉。”现在再回头来看,仔仔已经完全改掉了这个口音的毛病。

      戏服全采购自批发市场

      出自豪门的F4,从头到脚都是奢侈品打扮。事实上,他们的行头全都是柴智屏带着他们去台北的五分埔挑回来的。记者去现场感受过,所谓的五分埔,就跟我们的朝天门差不多。

      尽管这样,还是会有一些特点在里面,“道明寺个性的关系,颜色就比较浓烈,花泽类就比较内敛一点,材质也偏天然的棉麻,西门是英伦绅士,美作是美式男孩,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和他们的性格来搭配。”只不过发型却下了重金,找当时演艺圈比较知名的发廊来打理。

      湖南卫视版《流星花园》编剧

      汪海林:外表不行表演突破

      目前湖南卫视版的《流星花园》正在拍摄,尽管改名叫做《流星雨》,但不可否认的是,它脱离不了《流星花园》的影子。对此,《流星雨》的编剧汪海林向记者坦言,自己也陆续看过一些台湾版的《流星花园》,日本的版本也看过,“我们没有拿他们进行比较,这次是重新创作,我们要融入的是本土文化,比如本土的流行词汇。虽然选择了花样男子与灰姑娘的相同框架,但绝对不是同样的内容。”

      如今F4的剧照已经把网友们雷得个半死,汪海林也坦承,自己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与大家的反应差不多。“如果不跟以前的作比较,我觉得还是不错的。既然在外表上没有办法进行再多的改进,那么我们也期待他们能在表演上有更多的突破。”

      本版稿件由特派记者卢圆媛发自台湾

     

  •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ao
    • TO : Corrine
      我也愛繁體,無庸置疑。
    • Corrine
    • 簡體字還可以啦!!!

      但像我娘親就看不太懂~ (其實挺多人看不懂的~)

      不過我愛繁體XDD 雖然我也是會寫簡寫就是了 囧
    • mao
    • TO:Corrine
      簡體字閱讀應該很容易吧?

      TO:賀睿
      你真可以再誇張一點。百分之一???
      何況姊姊得承認一年一年……你知道的。那些有關年華、滄桑、遲暮等等字眼。
    • 睿
    • 毛毛真美啊~~~圆圆只是拍到了毛毛1%的美,哈哈
    • Corrine
    • 哈哈哈~我終於看完了~~~
      落落長的簡體字~~看完當作訓練!!!

      最正的毛編~~~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