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遇到那位女士,她有著比年齡可愛的外型。嬌小的身軀,有點討俏的五官。
那是一個眾人都挺生份的活動場合,我們坐在同一張桌子的對面。
然後,有簡短的各自對自己做點社會化概念的介紹。我簡單地說明了自己的工作,推介了當時剛上檔的「光陰的故事」。
 
她的身份,簡單說是一個家庭主婦。但,她照料的一家之主,是個我們都曾經聽說的一位在流行音樂界大師級的創作人。
或許是因為坐在同桌的緣分?也或許那個文化媒體人眾的場合裡,就屬我的存在感比較不具侵略性?
會後,我們吃著午茶,聊起了我也很推崇創作大師的作品,不是客套,是真心喜歡。
女人卻幽幽地嘆起,在焦躁的浮世裡,大師的內在,起了比年輕時更多的憤慲。
曾經,創作的熱情,來自於對生命過程的領略,對世界的視角
今時今日,嫌惡的多些,熱愛的太少,
對於高處不勝寒的才子型的枕邊人,女人,雖從來不少對他的欣賞和理解,卻,依舊得用盡更大的氣力去愛……
 
萍水相逢,我看見她,一身疲憊。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