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不會100%和那個人生一樣

獨家專訪 金牌編劇毛訓容

 

 

關於金牌編劇,太多人有著好奇。在台灣,編劇不是一個人的工作,而是一個集體共同的智慧結晶。而毛編大多時候,都擔著這一個團隊的編劇領頭構思與統籌的任務。

與毛編聊天相當輕鬆,那是相當愉快的過程。

其實比起“毛編”我更願意稱呼她為“毛毛姊”,在這次採訪的“親密接觸”之前,我們早有交流,她是個很願意與劇迷溝通的編劇,親和美麗,像朋友一樣。我喜歡去她的BLOG,看她的所寫所想,她來上海,大家也會約出來吃飯,談天分享,所以應該這麼說,這次採訪她,是我“蓄謀”已久的一件事,即使不是面對面傾談,而只是電話採訪。

短短40分鐘顯然是不夠的,雖然毛編健談而睿智。我一開始擔心這樣的關係(採訪者與被採訪者)會讓我們兩個變得拘謹,其實多慮了。我佩服作為一個編劇,毛編的嚴謹認真與專業,也相當欣喜,作為朋友,她知無不言,甚至在採訪後覺得回答的有漏缺而MAIL給我,怕造成我編稿的困擾。

她就是這樣一個細膩、知性、友善的人,寫著動人、真實、精彩的故事。

□文/

 

『我心裡有一種Feel,它會中,會受歡迎,但沒有想到後來反響會這麼大。』

《流星花園》華流文化的啟程之作,也是毛編戲劇作品的處女作。

因為流星而紅的人、事、物太多,但它的意義又不止於此,毛編覺得最近採訪她的人變得多起來,可能是流星花園一再被翻拍,又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但就如《流星》時偶像劇是個契機一樣,我更願意把《流星》當作瞭解毛編、瞭解編劇工作的一個入口。

 

記:因為改編了《流星花園》,又很經典,對你之後的編劇工作是否造成壓力?

毛毛:其實不會耶!因為《流星花園》畢竟是改編自日本漫畫,它本來就有很好的原型在,它收到很大的反響,有一部份要歸功於原著漫畫家,我並不覺得這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壓力。

 

記:當時有想過它會有這樣的反響嗎?

毛毛:我心裡隱隱約約覺得它有受歡迎的機會,我心裡有一種Feel,它會中,會受歡迎,但沒有想到後來反響會這麼大。

 

記:有去留意日本、韓國版的《花樣男子》嗎?

毛毛:韓國的到現在還沒有機會看到。(日本的呢?)日本版的……其實我覺得他們改的不錯,至少他們在製作方面是比我們強很多,不管預算也好,那種豪華的感覺也好,確實比台灣版強很多。那當然,他們的製作費也是我們的很多很多倍啦!然後我覺得演員的表演也不錯,我不曉得日本編劇有沒有看過台灣版,因為台灣版的部分,我們有做一些選擇嘛!並不是照單全收,我們沒有用的部分,我看到日本他們用了。我們沒有用的是在台灣不適合使用的,我不太曉得日本編劇有沒有故意因為我們沒有用,他們就……(發揮的空間比較大?)對,可能是。我改編的版本比較適合當時台灣人的口味,包括我自己是觀眾的話,我也會覺得那是好看的,我是從這樣子的角度去做改編的。

 

記:現在內地的這一版《流星雨》呢?

毛毛:我有陸續聽說一些新聞。首先我有聽說漫畫家並沒有授權吧?他們等於是自己重新整了一個故事,已經上檔了嗎?(沒。)因為我只是陸續看到一些很片段的報導,目前的感覺就是——我覺得我們台灣版的男孩子比較好看,呵呵。我只能說我們選的(F4)的長相、身高、身材都還不錯。據我所知,韓國版好像也不錯。但目前我還沒有看過他們的作品,所以沒有辦法作評論。但是我認為啦!越是後面改編的人應該會壓力越大吧?企圖心和製作費應該要更多吧?當初我們比較沒有這方面的包袱,沒有前面的人、作品作比較,那如果你硬要拿八九年之後的韓版跟我們當時的版本來比,其實也是我們的榮幸啦!是台灣版的榮幸啦!(當時的《流星花園》成了衡量經典的標準。)嗯嗯。

 

『不管是新聞事件也好,或是我們身邊的朋友們發生的事情也好,在我身上自己過去的一些經驗也好,都有可能是一個新故事發想的源頭。』

我想,因為偶像劇,很多人會覺得編劇,特別是偶像劇的編劇是一份好差吧?

只是我們都容易忽略一份工作背後的辛勞,偶像劇不是為了幻想而暖色的,編劇也不適合寫神話,毛編是一個很真實的編劇,她的真實在於——善於觀察生活,她寫的偶像劇,對照著現實,一點兒都不泡沫。

 

記:創作的靈感通常是甚麼?

毛毛:都可能哪!就好像換換愛》,那個故事你是知道的吧?我在我妹的網誌上看到她和她男朋友吵架的故事,他們兩個有一個不吵架兌換券,我看了以後就覺得用這個方式來談戀愛還不錯。但是,它只是個小道具,可我會因為這個小道具的發生而想出整個故事來,我想要表達出——唯有真愛才能兌換真愛。生活當中的各個小片段,它都有可能觸動我,成為一個故事的發源。我記得當時在跟柴姊講換換愛》的時候,因為她聽過我小妹不吵架兌換券的故事,說那只是一個小道具啊?我說不是不是,小道具只是一個入口,我要寫的東西是甚麼,是後面的。所以不管是新聞事件也好,或者說我們身邊的朋友們,他們發生的事情,或是在我身上,自己過去的一些經驗也好,都有可能是一個新故事發想的源頭,但這個故事不會100%和那個人生一模一樣。

 

記:劇本是一定要寫出來,但寫到一半,靈感卡住怎麼辦?

毛毛:痛苦。真的是很痛苦。呵呵。就要找些方法來解決,我可能會找和我旗鼓相當,實力蠻接近的同行,而且是好朋友,會找他(她)出來聊一聊。因為同行之間,第一、他(她)知道編劇的狀況,第二、他(她)可能會比較客觀地來看你現在面臨的,劇本面臨的問題。會給你一些意見,甚至,如果他(她)沒法給你具體的意見,他(她)也可以提供你一些選項參考,讓你比較容易自己去想像,然後再發展。

 

記:目前為止,覺得創作最辛苦的是那一齣戲?

毛毛:是換換愛》耶!因為『換換愛』背負了原班人馬的包袱,換換愛》又不是惡魔在身邊》的續篇,它是一個全新的創作。我自己覺得入口、包裝的手法很像惡魔》,可是整個故事,進入故事以後的敘事方法、結構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我會有比較大的壓力,不管來自演員還是原來的導演、製作公司,因為他們可能期待你寫一個惡魔Ⅱ》,但你寫出來的東西必須要突破。

 

記:當初是有想過要寫惡魔Ⅱ》嗎?

毛毛:沒有,一開始柴姊要我寫惡魔Ⅱ》,我說不行,就拒絕了。在我的部分根本沒有惡魔Ⅱ》這件事。我只接受所謂的原班人馬,我知道這一組演員很受歡迎,但是我不願意再寫惡魔Ⅱ》,我要寫就寫一個全新的故事。

 

記:一般寫一齣戲要花多少時間?週期多長?

毛毛:比方說《心星的淚光》是從十月份開始發想,十二月底確定故事,光故事就用了三個月的時間,真正寫劇本是寫到四月。這是最近的一部。心星》還是有其他伙伴一起做編劇統籌的。那樣子我寫了七個月,原創。換》的話,我好像寫了一年耶!(週期都要半年以上?)對,應該說幾個月是一定跑不掉的,三四個月算快的了。

 

記:偶像劇演員其實還蠻有限的,作為編劇有挑選演員的權力嗎?

毛毛:沒有100%挑選的權力,但如果這個編劇、製作單位,不管製作人或者導演,你們的密切度比較高,默契比較夠的話,你是非常有建議權的。這個角色寫出來,編劇心目中最希望演他(她)的演員是誰,是可以建議的。有建議權,但不一定挑的到,還事關演員檔期等等問題。

 

記:是否有先挑好演員,然後特地為他們寫一個故事這樣的情況?

毛毛:很多啊!其實說實在的,蠻多都是這樣子的。因為就像你講的,演員並沒有那麼多,我們經常會為了搶到一個好演員,而為他(她)量身訂做一部戲。像我最近的作品《心星的淚光》,就是言承旭走在編劇前面,然後他們找到我們做編劇,製作方非常希望他來演出嘛!他可能就會有一個演員本身對劇本的看法。當然也有蠻多是,我們已經有了故事,然後再去找心目中適合的演員,兩種情形都蠻多的。

 

記:如果先有了演員的話,在設計角色會不會遷就演員本身的性格?

毛毛:編劇勢必會做這方面的考慮,但不一定你認為他(她)是甚麼樣的性格?你就寫出甚麼性格的角色,不需要這樣子。我們多少會考慮他本身的個性啦!狀態啦!把這些東西考慮進去,但一個很大的重點是—編劇要設計出讓他(她)可以發揮得很好的角色,我們從旁邊觀察這個演員,有時也許是要讓他有突破,有時是把他性格中的某一部份放大,然後作一些其他的設定,覺得角色可以為他加分。我覺得去觀察、想像表演者本身,不管是性格也好,能力也好,應該是必要的。

 

記:劇本出去以後,有些製作人或導演會改動一些情節,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吧?

毛毛:對,這在目前似乎是很難避免的一個狀況。你寫的東西,導演在現場可能沒辦法拍,會因為現場環境作一些調整,這很難避免。如果是你在出劇本時,製作公司老闆或導演在製作上面或情節上面有意見,再還沒有正式開拍前,都還有討論的空間,討論、修改都有可能的。

 

 

『當努力尋求更多的可能性的時候,我並不那麼悲觀吧?!』

有內地的製作公司有意找毛編寫劇,她也希望在不同地域,嘗試寫不一樣的故事。她不僅看好偶像劇的未來,對編劇這個行業、對這個事業,她都非常積極樂觀。

編劇想傳達的意念會如實反映在他(她)的作品中,一部出色的作品的魅力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的製作,拋開這些華麗的包裝,往裡走,你可以看見最感動人的那部分,可能是一個畫面一句台詞,這些都是編劇深切的用心,他們是幕後英雄。

 

記:最近播完的光陰的故事》和你以前寫的劇的風格不太一樣,這對你來說是一種新的嘗試嗎?

毛毛:對,是新的嘗試,但這個故事的主導不在我。我是一半以後才加入進去的,那時候《心星》結束了,主導故事的朋友,她……因為是八點檔,長度和劇本份量都很大。她必須找到可以馬上瞭解這個故事的前面在幹嘛?也夠專業的編劇,這個編劇的年齡、經驗……因為我自己的父母親也是從內地到台灣的,《光陰的故事》就是寫這樣的故事。他找適合的編劇還協理幫助他使劇本能夠順利的出產,我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邀請加入進去的。

 

記:很多人覺得它代表現在台灣電視的另一種趨勢,你認為呢?

毛毛: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一部作品來這麼簡單地去定義?因為八點檔跟偶像劇實在不太一樣。八點檔的受眾群大多是三代同堂的觀眾,而偶像劇是在週末時段。我朋友一開始寫這個故事的企圖心是希望可以呈現和時下一般的八點檔不一樣的東西,顯然,台灣的觀眾還是蠻接受的,這個故事呈現出比較溫馨和相互扶持的感覺。

 

記:作為一個編劇,你怎樣看待偶像劇的原創性及前景?

毛毛:這樣講好了,我覺得這幾年來,偶像劇的題材開始有比較多元化的內容了。早幾年比較多從日本漫畫改編的,現在不管是《敗犬女王》、我自己寫的《心星》、還有像《痞子英雄》,或前兩年的《愛殺十七》等,編劇們都在做一些不一樣的嘗試,不光鎖定在年輕校園內了,題材開始往外拉,無論是社會議題的關懷,或是都會現象的反映。我覺得偶像劇只是一個定義而已,也許我們用的演員,看中他(她)的偶像外型,他(她)最好可以有更大的亞洲市場,但題材是可以愈來愈豐富的,所以當創作人努力地尋求更多的可能性時,我並不那麼悲觀吧!覺得還有很多的題目、內容可以挖掘。我也覺得台灣的製作環境以及對演員的要求更專業了。就以F4來講,八年前的F4演的是道明寺、花澤類,八年後他們在演心星》的程岳、及《痞子英雄》的痞子,八年前演小優的丞琳,和八年後《換》中的丞琳是不一樣的,他們都已經更有實力,可以去挑戰更困難的角色。

 

記:最近電視螢屏上有沒有讓你覺得很不錯的原創故事?

毛毛:最近啊!我自己的這兩部就很不錯。《心星》和《光陰》。如果是偶像劇的話,《痞子》也很不錯,我覺得蔡導做出了一個高度,但是因為這樣的題材有很多地區可能沒辦法那麼容易接受,當然,蔡導很勇敢地挑戰了,但我們也要為製作方考慮,作了投資,你會想要起碼的回收吧,他那個題材確實比較特殊。另外一齣《波麗士大人》也很不錯。

 

記:你會追看《痞子英雄》和《波麗士大人》這樣的劇集嗎?

毛毛:基本上有新戲上檔,我是一定都會看頭幾集的,能不能吸引我再繼續往下看下去,就是要看這幾集夠不夠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為我畢竟是一個編劇,看前面就可能知道這部戲的企圖心在哪裡。會的,如果這個戲夠精彩,我當然會追看下去。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