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自己有一些「硬」。
有一說是骨子裡、血液裡天生的。
但不管天不天生,我想家庭教育塑造我的質地,佔絕大的因素。我的這個開場,跟以下要書寫的片段,其實那連結非常懸絲難測……
但因為一些些片段拼起了一些我自己家人的個性和思想,某種程度也讓我溯本了一些今天的我,是因為今之昔……
 
图:前排左一就是大姑奶、左三是我自己的奶奶。後排一是我爸爸(他胸上带着花,因為這天是他跟我媽媽的訂婚日),左中是我叔叔,牆上掛著的是我當時已經過世的爺爺。
最前排有我家族到台灣之後養的第一代狗狗來福。
 
 
我有很多親戚,很多很多。
各自開枝散葉在中國、美國,當然也的有許多在台灣各處……
在美國大姑奶已經九十多高齡了,前年姑姑跟表妹Joyec回台灣,給我看了大姑奶現在還耳聰目明健康開朗的照片。
 
大姑奶是爺爺的大妹,跟我奶奶的感情很好。
大姑奶少女時代,從東北的營口到天津的開南女子中學唸書。
每個學期結束,就搭爺爺當年任職管理的海滄船務公司的船回東北。
那個時代從遼寧到天津唸書,若不是大戶人家的千金,是不可能負擔的起的,全營口就只有三個女孩,大姑奶和一對王姓姊妹。
或許也就是這樣,大姑奶這三個女孩早早就被盯上了……
那年她們結束了學期的課程,搭上了船要回家,就在即將收起登船的舢舨,一輛高級的轎車駛進,下來了幾個傢伙,在最後一刻登上了同艘船。
上船了之後,就挾制了船員,綁架了這三個女孩。
妹妹被綁架了,我爺爺毫無猶豫地賣了當初在營口的其中一排房子,將大姑奶贖了回來……
這個故事,就這樣,並沒有更多的細節。
但還是提供了我許多值得去想像的空間……
 
在我童年時,覺得大人能看書閱報都是極其自然理所當然的事,
後來長大了一些,才訝異原來有同學的家長不識字,而像我奶奶這種年紀這麼大的老太太卻能讀書識字,這原來才是比較稀奇的事情。
大姑奶的故事,只是佐證了一些我父親從小果然是少爺的那些圖像,也真的很可以想像,我叔叔口裡說過,他最痛恨「戰爭」。
實在是以往老毛家的曾經風光和富裕,全都被「戰爭」洗淨成一抹曾經啊!
 
這個故事是父親在某一個當年聽已過世的奶奶說的,然後因為這個冬天挺冷,我們吃了幾次不太成功的酸菜白肉鍋,爸爸悠悠說起來……。
 
 
 

sharon m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